您的位置 首页 > BL图片

家族乱情轮 系列 乱欲家族之家有儿女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家族乱情轮 系列 乱欲家族之家有儿女何而来,整封信上只有一个西戎语写的‘成’字。

有些时候,什么都没有,却也正说明这一切他脱不了干系。所以才会将一切有关的信息,都藏了起来。

燕倾一开始不知他为何这样做,后面却也渐渐想了个明白。

母亲是坚定的太女派,如若她在世,定不会容她倒戈扶持六皇女,若是这样,即使她当了下一任家主于燕惊鸿也是毫无益处。宫中斗争越发激烈,燕惊鸿不能再容她之前那般缓慢图之,便设了这一局,既除了燕起,也将她扶上了位。

燕倾心中思绪翻涌,面上却半分不显,只笑道:“母亲结交甚广,确是有些忙不过来。”

“可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

燕倾回道,“哪有什么需要劳烦你的。”

“只是我有些事,需和你说一声。”

燕惊鸿疑惑,“嗯?”

燕倾低声道:“这里不方便。”

和陈叔交代后,她领着他们去了别院。

“等这边丧事料理完后,我会搬出王府。”

“这是为何?”

瞅了眼站在他身后的玉致,燕倾低声说道:“过段时间,我会迎娶赵逸贞,往后再住府里就不太方便了。”

她要娶小夫了?玉致慌了,却听父亲问道:“日子可 ——小ベ仙/女/整/理*78.⑶⑦.11.巴6`3—— 有定下来?”

“下月初五。”

燕惊鸿点头,“到时我会备下一份贺礼。”

燕惊鸿这般简单就答应了,倒是让燕倾准备好的许多说辞都没派上用场。

他这般态度,燕倾又有些琢磨不透了。那日他误以为她睡了别人,那般生气,燕倾都要以为,他对她来说或许是有几分情意。

或许总有一天,他会爱上她,到了那个时候,抛弃他?或者杀了他?再离开这里。

事实证明,她还是想的太美了。

跟着燕惊鸿出来后,玉致忽的说道:“父亲,我还有些事,要晚些时候再回府。”

燕惊鸿只看了他一眼,说道:“去吧,路上小心些。”

等他走后,玉致转了回去,燕倾还在方才的院子里呆着。

玉致在门外鼓起勇气,冲了进去。

见到他,燕倾尚在诧异,便听他问道:“倾倾,你当真要娶亲么?”

少年满是痛苦,燕倾却仍是冷着面,回道:“当真。”

少年低下头,带着些委屈问道:“就不能不娶么?”,若不是理智还在,或许下一句便会将‘就不能娶我’问出了口。

她知道少年撒娇时,便是这副模样,燕倾怕自己心软,她转向一边,“我已经答应他了。”

少年又问:“那倾倾,你喜欢他么?”

“自是喜欢的。”

玉致双手拽的死紧,却仍死不死心的问道,“倾倾,你还喜欢我么?”

他不敢再奢求她的爱,若她仍是对他有一丝欢喜,即便她已喜欢上了别人,他也愿抛了一切,再回到她身边,他不愿意再失去她了。

燕倾不答,沉默便是她最好的回答。她们不能再回到原来,他值得遇到一个更好的人,能陪着他共度这一生一世的人。

让人难以忍受的沉默,玉致死死咬住牙,才忍住内心的悲怆,他低声说道:“我知道了。”

转眼便是初五,到了吉时,炎阳将歇,云雾初散,四人大轿从尚书府偏门抬了出来,燕倾着大红罗地织金妆花蟒袍,簪花带冠,骑高地大马,赵逸贞头戴金丝梁冠,穿着大红妆花蟒服,腰束玉带,一路迎到忠武将军府侧,燕倾新置办的宅邸。

宅内上下,张灯结彩,照得整座府内灯火辉煌。直至下轿,府门洞开,一派乐声迎将出来,陈郎君领着符音等人,又是一班细乐吹奏,八对绛纱灯迎着二人来到厅内。拜了堂,归入洞房。

新房内,红烛高烧,小郎君坐在大红鸾凤穿花绣被上,燕倾在外被灌了个七昏八醉,又被符音众人推搡着入了内,想着符音方才暗里的交代,燕倾扶着赵逸贞来到桌前,合卺玉杯早已盛满了酒液,二人执起,饮尽一盏。

燕倾是被灌了太多酒,酒气上涌,熏得面红红,赵逸贞却是因嫁了这人,心中又是羞又是喜,面上染了粉。

礼成,燕倾脱了外袍,轻声说道:“你也累了一整夜,早些歇息罢。”

便往外间榻上去了,赵逸贞方才明白她的意思,她竟是并不要他,赵逸贞怒着从床上站起,一阵风的往外走去,正欲推门而出,却被燕倾拉住了身子,燕倾满面不解,“你这是何意?”

赵逸贞挥开她的手,“既然你并不想要我,又何必娶我。”

燕倾愣了半晌,方才反应过来,“我以为这只是权宜之计,等京中传闻过后,你若想离开,我可与你和离书,还你自由。”

“你尚可嫁给你心悦的人..”

话未说完,赵逸贞早已听不下去,他反手将燕倾压在门上。他叱道,“那些人也配!”

“我既嫁了你,便是你的夫,无论未来如何,便都只是你的夫郞,”

赵逸贞转过脸,平复过情绪,方才看着她,柔声问:“你可明白?”

“我赵逸贞,绝不会轻易嫁给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