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BL图片

拿镜子看下面看到粉色的肉 粉色头盔txt下载

拿镜子看下面看到粉色的肉 粉色头盔txt下载烈咳嗽起来。

  白玄写指下发力,腰侧的桃木剑‘嗖’的拔出,悬在空中。

  那位青龙爷看见桃木剑,竟是笑了,也不做什么抵抗,安静的躺在床上,等待白玄写那一剑落下。

  白玄写心下只觉奇怪,手下猛然收去几分灵气,正想问个清楚。

  孰料,电光火石之间,桃木剑只软软的停在半空,并没落下。

  此刻,白玄写终于神色一变。

  “你在修炼?”

  雾歌在一旁百思不得其解。

  “杀了那么些人还能修炼?”

  白玄写凝神说道:“既在修仙,人,恐怕不是他杀的。”

  听到这句话,那位青龙爷挣扎着爬起身,神色可怖。

  “是我杀的!他们都是我杀的!”

  下一秒,竟咳出血来。

  雾歌微微皱眉。

  “果然是北山杀的。”

 

作者有话要说:

  0 0莫名觉得这个故事会有些老套··· 觉得这个小故事写出来,最后后边可能会有些小漏洞。

  大家哪里看着觉得奇怪可以在评论里告诉我,届时,我再仔细想想这剧情,改文。

  谢谢~!

第52章 √每日更新【第五十二

白玄写轻叹一口气。

  “你身上的法力所剩无几,怕也是他索取的。蛇精,你这又是何苦?速速将此事告知我们才是正道!”

  谁知那青龙爷又开始咳嗽,咳着咳着终忍不住,昏了过去。

  白玄写取出乾坤葫芦,将他收了进去。

  “走吧。看来还得去寻那位北山。”

  雾歌略奇怪的问道。

  “方才,我听这蛇精大喊要杀了北山,我还以为他们是敌方,可方才···方才他又那般护着他。这一个蛇精,一个凡人···玄写,看来这座小镇还真有几分意思。”

  “这座小镇···”白玄写喃喃自语。

  忽而抬头,这座小镇。

  又下雨了。

  第二日便听说城西那口枯井的水又变回清水了。

  雾歌听见只是笑笑,回过头反问白玄写。

  “是你做的?”

  “不过祛除一个小小妖法罢了。”

  雾歌慵懒的半左半躺在贵妃椅上,衣领微敞,头发披散。抬眼瞧坐相端正,在桌上凝神画符的白玄写,半眯着眼放下手中的市井小说,呵欠连连。

  “真想知道,从前你是怎生修炼成仙的。”

  听见那人笑她,雾歌也不生气。又捡了一旁碟子里的提子吃着,这才含糊不清的说到。

  “自我有意识来,便是仙了。”

  那人停下笔,略好奇的看懒洋洋的她。

  “可似乎并未听你说起过父母兄弟?”

  “唔,其中缘由,我也不大清楚。虽然我的确没有父母没有兄弟,但我一醒来便是现在这摸样。这修为,修了这些年,也没什么变化。”她不以为意,又拿起那本小说看。

  白玄写一时也没放在心上。倒是神色忧郁。

  “听师父说,我是被人遗弃在长留山中的弃婴。”

  她手中的小书一时再看不下去。半撑起身子起身,想要好好安慰他,却只觉无从说话。还是他看得开,继续画着符咒,故作轻松的安抚她。

  “这也无甚要紧,若不是他们将我弃在长留,如今···我也不会有现在的际遇。”

  她想开口告诉他,轮回转世,都是有一定安排的。他不应为这些伤神,这只能说,上天早已注定他要成为上仙。

  他眉毛一挑,微微笑道。

  “我知晓你想告诉我什么,可大多时候,我还是宁愿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雾歌,你可能懂我?”

  雾歌微沉思。

  “可更多时候,我更愿意去相信命运。就像上回我同君华,那一世,我原以为我能感动他。我们会在一起。可惜直到最后,我杀了他的弟弟,容妃也疯了,而我自己,也落个跳崖而亡。玄写,我现今···当真是,再不敢信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话。”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