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BL生子文

将军丫鬟新婚夜h 调教通房丫鬟小怜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将军丫鬟新婚夜h 调教通房丫鬟小怜大家,怎么能这么随便的进出王府?”

  “这个……”这少年知道宁卿是被万俟霖‘抢’回来的,虽说不知道能不能受宠,但是看现在这情况王爷还是把她挂在心上的,万一他说出了王爷和顾大家的关系,她心中不快跟王爷闹别扭怎么办?

  一旁的宁卿还不知道因为自己随口的一句问话,这人就脑补出了这么多,她见少年吞吞吐吐的十分为难,于是也不再问了。

  “走吧,你不是说镇北王在等着吗?”

  “你要叫王爷。”少年瞪了她一眼,脸上满是执拗和不赞同。

  “不都一样么?”宁卿挑眉。

  “不一样,你现在很失礼,顾大家从来都没有这样失礼过。”少年的脸上气得通红。

  看着少年清秀的脸上红通通的,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宁阳的脸。随即捏了一把这少年的脸,唇角一翘,脸上露出一个恶趣味的笑容,“我就叫镇北王,你能拿我怎么着?”

  少年的脸顿时更红了,几乎要气的头顶冒烟了,他连续给了宁卿好几个白眼,在心底念了好几遍‘这是王爷的女人,这是王爷的女人’才忍住了对宁卿动手的**。

  “快走,王爷要等急了!”少年恶声恶气的说了一句,就丢下宁卿自己抢先往前走。

  看着少年的背影,宁卿眼中的笑意渐渐消散,脸上再也没有一丝柔和,顾筝那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模样真是令人讨厌,心中再次给顾筝记了一笔。

  这个世界比上个任务世界好多了,起码人命可没有那么的值钱,这个让她不顺心的人,等找出男主后要是男主没把她杀死,她会找顾筝算账的。

  她缓步向前走,不是她不想走快,而是被关进地牢那么久,根本没有吃过东西,脚步有点虚实在是走不快。

  没过多久,宁卿就发现了一个尴尬的情况,她迷路了!

  现在她已经看不到那少年的身影了,而四周也没有什么人,想要问路,但是那些人一见她就连忙避开了,根本不和她说话。

  “这个地方好像走过了。”宁卿看着周围有点熟悉的景象,心中的烦躁正在逐渐升腾,眉间戾气横生。

  如果小草在这里,会明白这是宁卿发病的前兆。

  另一边已经甩开了宁卿的少年停下了脚步,得意哼着小曲儿晃晃悠悠的往前走着,让她对王爷不尊重,现在迷路着急活该。

  越走,少年脸上的得意就越少,他开始频频回头,心中泛起了嘀咕,竟然还没有跟上来不会出什么事吧?

  “在王府里面会出什么事?!自己吓自己。”少年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有些好笑道。

  说是这样说,少年心中的不安却是在扩大,按理说早就应该到他这个位置,但是宁卿却一直没有冒头,这肯定是出什么事情了。

  脚步飞快的向回走,口中也不断的在喊着宁卿的名字,但是都没有人回应他,王府的下人们见他这么急匆匆的也不敢挡路,纷纷向旁边躲着。

  少年顺着原路返回,可是却并没有看到宁卿的身影,询问下人们也没有人看见过宁卿,这时候少年才是真正的慌了。

  “完了,我把王爷的女人弄丢了。”

  说完他撒丫子就跑,一口气跑到了镇北王的书房,脸色苍白的像是扑了一层厚厚的□□。

  想进又不敢进,那守门的两个人见他这样犹犹豫豫的,笑道:“阿盟,你干什么呢?是不是又做了让王爷生气的事?”

  “小点声。”阿盟面色紧张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低声说道,“我把王爷的女人弄丢了。”

  “什么?!”两个侍卫异口同声,震惊的看着阿盟。

  王爷啥时候有女人了?

  他们的震惊被阿盟误会了,他以为自己死定了,于是哭丧着脸说道:“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以后每年的今天多给我烧点纸钱……”

  “你——”其中一个侍卫刚想说点什么,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外面在吵什么?”低沉的声音中夹杂着些许被打扰的不悦,“是阿盟回来了么?进来吧。”

  阿盟的脸顿时更苦了,但是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走进了书房,那两个侍卫向阿盟投去了同情的目光。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他们明白阿盟又闯祸了。

  战战兢兢的走了进去,阿盟低着脑袋不敢看书房内的人,结结巴巴的说道:“对,对不起,王爷,我把你,你的女人弄丢了。”

  “你说什么?”声音忽然从阿盟的背后传来,吓得他一激灵,差点跳起来。

  阿盟转过身来,看着正半躺在凉榻上休息的万俟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哭丧着脸说道:“王爷,我对不住您,您让我去把宁卿带来,但是我却在半路上把她给弄丢了。”

  “你说什么?丢了?”万俟霖睁开了眼睛,深邃眼眸里面闪过错愕,去地牢带个人都能把人弄丢?!

  “其实是这样的,我最初是因为看不惯她对您不尊敬,想要教训教训她,回来的时候走得快了故意让她跟不上着急,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