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BL生子文

有肉通房丫鬟的古言 老太爷与小丫鬟h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有肉通房丫鬟的古言 老太爷与小丫鬟h卿的眼前一亮,把回血丸拿了出来,向万俟霖走过去。

  那些歌姬吓得捂着脑袋尖叫,以为宁卿是要来杀她们。

  “别叫,再叫割掉你们的舌头。”宁卿冷叱了一声。

  歌姬们立刻捂上了自己的嘴巴,泪眼汪汪的看着宁卿,仿佛宁卿是那霸占良家妇女的流.氓。

  翻了个白眼,宁卿不再理会她们,蹲下来把回血丸喂给了万俟霖。

  “你——”其中一个歌姬叫了一声,见宁卿看向她,又立刻害怕的捂住了嘴巴。

  “放心,你们的王爷没事。”宁卿看着万俟霖那张线条冷硬的俊脸,心中嗤笑道,这恐怕才是万俟霖的真面目。

  吃下回血丸没多久,万俟霖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直至消失不见,脸色甚至比受伤前还要好。如果不是衣服上那些血迹证明着刚才那一切,她们根本不会相信万俟霖受过伤。

  歌姬们看向宁卿的眼神更加的惊恐了,这是仙子还是妖精?

  不对,仙子怎么会有那么熟练的杀人手段,一定是擅长迷惑人心,杀人挖心的妖精。歌姬们想起宁卿刚到画舫上时自己的态度,顿时更加害怕了,甚至有两个都吓得失.禁了。

  嗅到空气中的异味,宁卿皱了皱,拉起万俟霖一条腿拖着就向另一个方向走。

  众歌姬目瞪口呆,看着宁卿像是拖死狗一样拖走了镇北王,不约而同的咽了口唾沫。

  王爷被拖走了?!

  拖走!!!

  还她们心中雄壮威武的王爷!

  到了一个闻不到异味的角落里停下,宁卿坐在来,看着自己脚边的万俟霖,等待着他醒来。

  堂堂镇北王被她一个小女子差点杀了,说不准万俟霖会恼羞成怒一剑把她刺死,想想都兴奋到灵魂颤栗。

  宁卿想象着那个画面,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眸子里也全是期待和兴奋。

  那些歌姬们不知道宁卿在想些什么,但是这并不妨碍她们看到宁卿的笑容之后后背发凉,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没有那只羊驼在这里捣乱,果然顺利多了。”宁卿抬起头看向了画舫外面的夜景。

  宁卿得承认是她之前想错了,其实她不一定要用女主来威胁男主,直接刺杀男主不是更能让男主反击,从而对她动杀心吗?退一步来讲即使不能,再用女主来威胁也不迟。

  越想越觉得身心舒畅,她觉得她的自杀大业的前途是一片的光明,心中顿时豪情万丈。

  没等她抒发自己澎湃的心情,就突然感觉脚边的人一动,随即就有一个冰凉的东西贴上了她的脖子。

  醒了?!

  ☆、第23章 023

  “美人儿, 是谁让你来刺杀本王的?”低沉的声音在宁卿的耳边响起,温热的气体喷洒在她的耳朵上, 她半边脸一麻。

  宁卿那股反击的冲动被她压了下去,这次可不能搞砸了。

  “没有人指使我, 我身为上南国的人, 杀你不是天经地义吗?”宁卿挑眉, 漂亮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端的是冷艳无比。

  万俟霖怎么可能相信她仅仅是自己想要杀他,于是让那些歌姬给他找了一根绳子把宁卿五花大绑了,带回了镇北王府。

  在这期间,万俟霖有两个闷在心里的疑问,那就是为什么那些歌姬们看他的眼神那么的奇怪, 还有, 他明明已经受伤了,但是为什么只有血却没有见到伤口?!

  问那些歌姬, 可是那些歌姬却说他根本没有受伤, 那些血也不是他的。

  众口一词反倒让他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记错了。

  而动手伤了万俟霖的宁卿也没有说, 她不是因为差点杀了万俟霖心虚, 而是因为这件事没法解释, 万一因为这个万俟霖不敢动她了, 或者因为想要类似的丹药不舍得杀她了怎么办?

  不能说, 不能说!

  就让万俟霖把她当做前朝余孽吧, 说不准还能动动杀心, 不过要是万俟霖一直把她困在镇北王府的地牢里面那也不行, 她得想办法出去。

  地牢里面阴暗而又潮湿,老鼠和虫子到处爬着,潮湿腐朽和恶臭的味道不断的折磨着人的神经。

  宁卿小心翼翼地避开地上那些不明物体,走到牢房的门口,敲了敲门,向外面喊道:“我要见镇北王,我有事要跟他说。”

  “……”回应宁卿的只是一片寂静。

  再次用力的敲了敲那门,故意装作一副哭腔道:“镇北王要是不听,会后悔的。我有关于上南国的事情要告诉他,让他把我放出去,我不要在这里,这里又冷又潮……”

  这样喊的时候,宁卿只觉得自己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落地了,这种娇花形象实在不太适合她。

  “别喊了,这里距离门口太远,外面的人听不到。你是卿卿吗?”旁边的牢房里面突然传出了一个温润好听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年轻的男子。

  认识原主?宁卿的声音戛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