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BL生子文

爸妈总在被窝里抖还叫 爸爸妈妈在房间里一上一下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爸妈总在被窝里抖还叫 爸爸妈妈在房间里一上一下道,“我觉得这个……即使降谷你,也办不到啊。”

“……为何首领您总是小瞧我?!上次说中也先生也是,这次说我新挑选的对象也是!我在您眼里就那么弱么?那么为什么要选我作为游击队队长?”

“……不不不,我一点都没有小瞧你的意思,而且当游击队队长不需要那方面的资质……”森首领停顿了一下,忽然露出笑容来,“要不降谷你去试试?”

“……哎?真的么?您让我去试么?”我露出了狐疑的神色,但是在这种被质疑的时候我怎么可以后退呢?所以我在嘱咐前来的手下注意周围之后,就真的过去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拦住了我挑选中的人。

对方穿着一身墨绿色的和服,披着黑色金边羽织外套,银灰色的头发,年纪估摸着不到四十岁,面色严肃,看起来颇有气势,不怒自威。腰际的剑和周身的气质昭示了我随便挑的结婚对象应该也不是个普通人。

从对方的面容来看,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了不得的帅哥呢!

啊……森首领同意让我过来是不是也是因为这点?这样子的人应该已经结婚了的!

思及至此,我有些遗憾地问道:“请问您现在成婚了么?”

“……没有。”不知道是把我当成了街头访问小调查的人,还是对方只是看起来比较凶其实脾气挺好的,竟然回答我了。

得到答案我的眼前一亮,咳嗽一声,站好来,颇为矜持地问道:“那请问您能当我的结婚对象么?”

“……”对方在颇长的一段时间内没有说话,我觉得他可能是怀疑自己听错了,于是我再度复述了一遍自己的问题,顺带着加上了自我介绍:“我今年十六岁,已经到了法定结婚的年龄了。而且在家务和烹饪上都是一把手哦。”

这次对方反应过来了,有些不悦地低声吼了一句:“别开玩——”

“我还有猫哦。”

对方愣了一下,话被打断后就没有继续说下去。我发誓我绝对看到他有一丝迟疑。

见有戏,我再接再厉道:“只需要您答应一声,我就可以以寿退社的名义从港黑辞职了!”

“……港口黑手党?”

“哎?您知道么?”

“……稍微有点渊源。”银发男子看起来冷静了下来,垂目走开,在走出去几步之后又想起什么似的,折了回来,站在我面前,用充满威严的语气说道,“伸出手来。”

我有点懵,但还乖乖照做。

对方从衣袖里掏出了一条小鱼干,放在我的手心。

我:“……”

“给你的猫。”银发男子说着朝我一点头,转身离去。

我盯着手心的小鱼干半晌,收了起来,回去了。

森首领明摆着有看笑话的意思,脸上的笑容似乎都比以往真诚了几分:“回来了,降谷?如何?”

“呃……”我若有所思,捏着小鱼干给对方展示,“我觉得希望还是很大的。您看,我还收到了定情信物。”

森鸥外:“……???”

***

森首领得知了我的这次“随便找人求婚后的奇妙对话”之后,表情很微妙。我觉得他可能认识那位我求婚的对象。

他还想让我把小鱼干给扔掉,被我拒绝了,并且打算回去带给夏目老师当礼物。

“老爷子——我来看您啦!”我来到训练室,笑眯眯地和广津柳浪打招呼,“这次的新人如何啊?”

“降谷大人。”广津柳浪右手抬起按在心脏位置,弯腰朝我一欠身算是行礼致意,“还需要特训之后才能上岗……”

“这样子啊……我记得是说芥川的同伴都在那次事件中被杀了,剩下的就是芥川……和他的妹妹对吧?”我一边说着一边在广津的带领下往里走,看到一个瘦弱的黑发小女孩。

对方的眼底闪烁着不安,整个人紧绷着,强撑着振作的样子。

“哎……还真小啊。”我走过去,在她面前蹲下,对方似乎受惊吓一般往后撤了一大步。

“看起来有些怕我啊……明明我那么可爱,哪里可怕了?”我一边抱怨着,一边扭头求赞同,“是吧,老爷子?”

老爷子从来不会让我一个人唱独角戏:“是的,降谷大人很可爱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