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BL调教文

他扶着她的腰狠狠的撞 每一下都进入她的深处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他扶着她的腰狠狠的撞 每一下都进入她的深处只小手,“宝贝,看着我。”

  璁缓缓抬起头,用一双兔子似的红眼睛看着她,眼眶里水汪汪的泪水要落不落,看得牧九月更心疼了。

  “我的宝贝是最棒的,又聪明又可爱,不要难过好不好,嗯?”

  璁听了这话反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把头埋在她的脖颈之间,哭的一抽一抽的,“她们……她们欺负阿妈……”

  “阿妈……阿妈……也是璁最好的阿妈……”

  听着她断断续续哽咽的话,牧九月有些无奈又觉得好笑,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娃有多少个阿妈呢。

  “好了好了乖宝贝不哭了。”

  这边的雌性们看见她们母女情深的样子都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不好意思,面面相觑,都从对方脸上看出了窘迫。

  说到底,是她们把璁弄哭了的。

  虽然芪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但都跟璁无关。

  一个默默干活没有说过话的雌性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脑袋,有些生气,“你跟着瞎叫唤什么呢,把

  你璁妹妹欺负哭了,快去说对不起!”

  其他的雌性也忽然恍然大悟。

  “璁,对不起,婶婶不是故意的。”

  “对啊,不要哭了,婶婶错了。”

  还有小崽子们,“璁,对不起。”

  接二连三的道歉声响起。

  牧九月给璁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宝贝听见了吗,这时候你应该怎么说?”

  璁抽抽搭搭的,“没、没关系。”

  说完又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气鼓鼓的,“不能、不能欺负我阿妈。”她把牧九月的脖子抱得紧紧的,在她脸上吧唧了一口,鼻音嗡嗡的,“阿妈最好了。”

  牧九月也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真是阿妈的小宝贝。”

  雌性们觉得今天的天变了,平常对璁满脸不耐烦动辄呵斥的那个芪去哪儿了?面前这个跟璁亲亲热热把她收的服服帖帖的雌性,是不是被掉包了?

  牧九月没去管她们的千回百转,牵着情绪稳定下来的璁走到河边,用河水给她洗了洗脸,然后就放开了她,下巴指了指那边一群看着璁的幼崽们,“阿妈要干活了,宝贝去跟他们一起玩好不好?”

  璁撅了噘嘴,抓着她的手指摇了摇,不太想去。

  以前跟他们玩的时候的不太好的回忆让她有些排斥。

  见她不乐意的样子,牧九月叹了口气,但还是没有强迫她去,摸了摸她的脑袋,“那待在阿妈身边,不要乱跑,也不要下水。”

  璁立刻展开笑颜,忙不迭的点点头,亮晶晶的眼睛眨了眨,“好的。”

  真是乖的叫人觉得心颤。

  牧九月捏了一把她的小脸蛋才开始洗衣服。

  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出来看一看的殃到了地方,远远的就看见那个小雌性蹲在河边,跟别的雌性隔了一定的距离,手中拿着东西捣着衣服,不时撩一撩落到前面挡住视线的长发,她旁边的石头上坐了个小家伙,直勾勾的看着她,不时伸手去给她擦擦脸上的汗水。

  站在树荫下,树荫斑驳打在男人的脸上,灰蓝色的眸子忽暗忽明,最终撤下树枝上一片嫩绿的叶子,叼在嘴里,转身离开了。

  

  第108章 你好,接盘狼 5

  河水清澈, 石影间隙之间可以看见白肚黑背的鱼敏捷的窜来游去,河边响起此起彼伏没有节奏可言的拍打声, 木板重重的敲在兽皮上,溅起一片散开的水滴, 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耳边不时响起小崽子们你追我赶发出的欢笑声,牧九月观察过,有许多都是还不能自主把控人形

  还是兽形的小雄性,背上的毛是灰色的,长嘴两旁和下巴下是白色的毛发,背上是暗灰色,尾巴下垂, 不会吐人言,只能发出小狼崽的嗷嗷叫。

  但比起她在原来的世界见过的狼,那灰色的眼睛里多了灵动, 少了几分兽性,像个真正的小孩子, 狡黠顽皮, 即使外表很像, 她也没法把他们看作是同一物种。

  牧九月头一次用这样原始的方法洗衣服,有些新奇,手下动作不停, 余光却一直注意着坐在一边的璁。

  小脸红扑扑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清澈的河面,一有鱼从石头下面游出来, 眼睛就亮一下,手指捏了捏,一副想要扑下去的样子,似乎是想到刚刚自己的保证,又皱了皱鼻尖,还是坐着没有动作。

  不时又偏头看看她,看了一会儿心满意足的笑了,又去盯着河面,对其他的事情一点兴趣也没有。

  她看得出来,璁是真的不想跟那些幼崽一起玩,身后嬉笑打闹的声音根本夺不去她半分的注意力。

  不过这事情也急不来,逼迫她去跟同龄人玩可能会起到反效果,还不如顺其自然。

  再说了,有时候合群也不是必须的,只要你变强大了,自然会有朋友,退一万步说,没朋友也没关系,她自己不也是这样长大的吗?

  系统听着宿主心大的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