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BL调教文

求求你快停下来别添了要尿了 我都哭了他还不停下来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求求你快停下来别添了要尿了 我都哭了他还不停下来着被自己关上的门又有些懊恼, 抓了抓脑袋,伸手再次把门推开。

  牧九月当做没看见她刚刚开门又关门的举动,笑着看着站在门口的小不点, “璁宝贝早上好啊。”

  璁小大人一样的把手背在身后,听见她的话脸红了一下,低着头, 又鼓起勇气抬头眨了眨眼,小脸红扑扑的,声音糯糯的,“阿妈早上好。”

  牧九月从床上坐起来,张开手臂,“璁宝贝过来阿妈抱抱。”

  璁又低了低头,脚下哒哒哒的就朝着牧九月跑去,带着欢快的步伐扑入她怀里,把脸埋进她怀里蹭了蹭,“阿妈香香!”

  牧九月笑眯了眼,在她额头大大的亲了一口,“我的宝贝嘴真甜。”

  “你阿爸呢?”

  璁想了想,脆生脆气的,“阿爸还没醒。”

  殃一般都是晚上出去白天休息的,不到下午都不会醒,璁昨晚睡得早,当然也起得早,平时她起来就去厨房找吃的,但她今天一醒来就跑来这儿了。

  她有点怕昨晚的阿妈只是她的一场梦,阿爸说梦里的东西都是假的,她不想温柔的会对她笑亲昵的叫她宝贝的阿妈是假的。

  “宝贝饿了吗?”牧九月把她抱起放在大腿上,手指勾了勾她因为睡觉而有些杂乱的头发,柔软的像丝绸一样,让人爱不释手。

  璁重重的点了点头,小手摸着肚子,“饿了,阿妈饿了吗?”

  牧九月一把把她抱起来,“走咯,我们去找吃的。”

  另一个房间,躺在床上的男人睁开了眼,听见外面一大一小的笑声和说话声,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浅浅的笑意在微冷的灰蓝眸子中晕开。

  舒舒服服的换了个位置枕着,又闭上眼睡了过去。

  牧九月带着她昨天新出炉的女儿洗漱之后,快乐的吃完了早饭,看见外面许多雌性抱着个木盆往外走,身边跟着几个小不点,还有背着小狼崽的,看到外面灿烂的阳光,才想起天气好的时候雌性们就会把家里的兽皮还有“衣服”都拿去河边洗,在太阳下晒干。

  这是习惯使然,但牧九月当然知道这是定期的对贴身的东西消毒杀菌,可以避免生病,毕竟是兽人世界比较原始,有什么病都是靠部落里的巫医,医疗水平很低,一旦病了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

  牧九月回想了一下,以前芪都不会出去跟雌性们一起去河边洗衣服的,因为她看不起部落里的雌性,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她们总会对她指指点点说些难听的话——到底还是她自己以前仗着自己是首领的女儿得罪了太多人。

  所以家里的东西都是殃付了报酬,托别人帮他们洗的,他一个大男人,实在是不好混在一堆雌性里,他要是一个人过的糙点还无所谓,但家里有个小公主,当然要多多注意了。

  “璁想出去玩吗?我们去河边晒太阳好不好?”

  除了洗衣服,还有就是带着幼崽出去晒太阳,对他们的成长和身体都好。

  璁原本在玩着牧九月的头发,听见她这话唰一下抬起了头,有些不情愿但又有些期待,抓了抓小手,没有作声。

  她不喜欢出去,外面那些人总是指着她说她阿妈是个坏雌性,不好好跟阿爸过日子,还有一些她听不懂的但是听了也知道是不好的事情的话,她会觉得难过。

  但是阿妈变了,她又想跟阿妈出去,让他们看看她的阿妈也很温柔,会抱着她,会亲她。

  她扑在牧九月怀里,把脸埋进去,把她抱得紧紧的。

  牧九月有几分明了,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背,轻声哄道,“多晒太阳我们璁宝贝才能长高高,变得壮壮的以后保护阿妈噢。”

  等真正出来,牧九月才深刻体会到璁脸上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表情。

  她到河边的时候已经有许多雌性在那里了。

  说是河,不如说是一条略宽的小溪,清澈的倒映着两旁茂密的绿叶繁枝,里面大小各色的石头错落,偶尔从上游飘来一两根绿色的水草或是几片花瓣。

  河边的雌性们边洗衣服边聊天,带来的幼崽聚成一团在玩耍,好不热闹。

  当她们看见牧九月和她手中牵着的璁时,立即收敛了脸上的笑,阴阳怪气的看了她一眼,“哟,这是谁啊,不是我们首领最疼爱的小女儿吗?”

  其他人也纷纷说话。

  “今天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快快快,给她让个位置,不然等下说不定又要说我们‘尊敬’她了。”

  旁边的幼崽们听见他们阿妈一人一句,也跟着模仿其她们的音调说话,还不会说话的小狼崽跟着嗷嗷嚎了两声。

  牧九月倒是对这些话无感,反正是对原主说的,她又不是原主,再说了她这么多年也没多在意过别人的言论,活得开心自在就好。

  但她手里牵着的这个小不点却不是这样想的,她手微微颤抖,低着小脑袋看着自己的脚尖,很是低落的样子,让她有些心疼。

  她没有理会她们的冷嘲热讽,蹲下来把手里装满了东西的木盆放在一边,握住璁的两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