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BL调教文

我被男友当着别人面做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我被男友当着别人面做 彤的,鼻翼一翁一翁的, 看起来好不可怜。

  她努力的不眨眼,不想让眼眶里的眼泪掉下来,但忍不住还是眨了一下, 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小脸上滚落。

  牧九月轻轻替她擦去泪水,正打算说什么, 却被忽然的一声呵斥吓得手一抖。

  “你在干什么!”

  今晚外出打猎比较顺利, 结束的很快, 殃一进家门就看见他的“妻子”坐在璁往常玩耍的地方,强硬的抱着璁,璁脸蛋上还挂着泪水, 下意识的就认为她又欺负璁了。

  璁也被吓得一抖,怯怯的转头看向门口,有些不解阿爸为什么这么大声, 感觉阿爸有些可怕,又往她香香软软的阿妈怀里缩了缩,小手抓住她的手指。

  牧九月知道他是担心,但也有不满,原主的锅怎么让她背了,安抚的拍了拍璁的背,转头对殃说道,“大呼小叫的干什么,没看见吓着璁了吗?”

  殃一皱眉,这才发现璁好像不是被她强硬的抱着。

  往日连看都不愿意看璁一眼的雌性,这时候盘腿坐在兽皮上,璁坐在她大腿上,小手依赖的环着她的腰,小脸从她胸前露出半张,一大一小两个眨着极其相似的眼睛看着他。

  两旁架子上燃着的火把,黄色的光线充斥着整间屋子,平时脸上只有尖酸刻薄的雌性,在暖黄色的光下,竟然多了几分温柔?

  殃只当是自己眼花了。

  他几步走到牧九月和璁的面前,伸手强横而不失温柔的把璁从她怀里提了出来,让她坐在自己手臂上,“很晚了,去睡觉。”

  牧九月也没跟他抢,小孩子——哦不,应该改口叫幼崽,幼崽需要更多的睡眠,所以没有拦着他。

  她能够嗅到殃身上有一股清新的青草味,想来是打完猎又去冲洗了一下才回来,身上干干净净的没有血腥味,不然估计璁也不乐意给他抱。

  女儿被人抢走了,牧九月轻轻一晒,帮她把兽皮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按照记忆力走到厨房去。

  厨房里是简陋的石头砌成的灶台,上面放着锅和碗,用竹子编成的倒扣的篮筐扣着碗,角落里堆着一捆捆的干柴,还有一些细碎的干草。

  牧九月瞧了瞧,篮筐盖着的还有一些肉,新鲜的肉和干肉分开装着,还有一个小碗里装着搅碎了的干料,应该是调料,厨房靠窗的顶上还挂着几条正在风干的肉,至于青菜,她是没见着的。

  【宿主你冷静。】

  系统很害怕宿主一时想不开要自己做个饭什么的。

  估计能把这个世界的天道之子给毒死。

  “你不要小看我,不就是做饭嘛?多大点事儿。”

  【部落里每家每户能够分配到的食物本来就不多,你要是搞砸了浪费了食物,殃会生气的。】

  牧九月嘟了嘟嘴,“我管他生不生气干嘛?”

  但她却收回了蠢蠢欲动的手。

  璁今晚玩了半天,又哭了一场,耗了力气,很快就睡着了,殃哄好璁之后就下楼,发现人不见了,但厨房里似乎有响动,就走了过去。

  在门口就看见她在厨房里东瞧瞧西看看,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仿佛第一次见到这些,他皱了皱眉觉得不太寻常,然后又看见她伸手向食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嘟了嘟嘴不甘心的收回了手。

  娇艳的脸上浮现几分可爱。

  殃咳了两声,她跟偷吃被发现的小仓鼠一样转头看向他。

  眉梢微挑,“饿了?”

  牧九月摇了摇头,“没、没有。”

  她离他仅仅几步远,又身处一个密闭的空间,灰蓝色的眸子紧紧盯着自己,仿佛有温度一般,他身上淡淡的清香味挟裹着一股荷尔蒙直逼而来,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悄悄的往后退了两步。

  她的小动作当然没有瞒过殃,他轻笑一声,低沉冷清的声音中带着嘲讽,“什么时候首领的小女儿也会怕我这个低贱的奴隶了?”

  兽人社会也存在低等的奴隶,那些大多都是能化形的兽人跟不能化形的也就是纯野兽生下的幼崽,从小智力不全,即使化为人形也会带有兽的一部分特征,地位极其低下。

  原主以前在娘家的时候就经常欺负殃,说他是她阿爸捡回来的奴隶。

  牧九月回想了一下,殃小时候也是唇红齿白的漂亮小少年一枚,不明白为什么芪对他敌意那么大,这下好了,她做的孽全得自己来背。

  牧九月咳了一声,“这不是年纪小不懂事吗?”

  殃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难道你还能一夜之间就长大了?”

  说完他还一步一步的朝着牧九月走来。

  牧九月被他身上浓烈的雄性气息熏的脸上发热,连连往后退,“你、你不要过来了。”

  心中懊恼,不是说殃沉默寡言吗?他们一起住了三年,他跟原主说的话不超过十句,还都是警告

  原主不要对璁太过分之类的话,平时原主做什么,只要不伤害到璁,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看见。

  但殃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