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BL调教文

狠狠揉搓…要尿了 我的女友小染和黑人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狠狠揉搓…要尿了 我的女友小染和黑人牧九月突然一软,趴在桌上,皱着眉似乎很难受的样子,看着璁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阿妈不舒服,小璁璁可以留下来陪陪阿妈吗?”

  

  第105章 你好,接盘狼 2

  “阿妈不舒服, 小璁璁可以留下来陪陪阿妈吗?”

  璁小心的探出头去,看见她皱着眉, 一双灰眸仿佛有点点水光,咬了咬下唇, 刚要迈出一步就被殃抓住了手,抬头看见她阿爸黑着一张脸,对她摇了摇头。

  她也想起前几次亲近阿妈的后果了,有些怕怕的缩了缩手,又回到殃身后,捏了捏自己手指,又伸出脑袋, 望着牧九月眨巴眨巴眼睛,“阿妈、阿妈好好休息。”

  殃皱着眉头,他实在是猜不透这雌性又要利用璁去做什么, 他也知道璁很渴望母亲的关爱,可他不能指望一个在被敛拒绝之后觉得自己女儿毫无用处想要摔死她的雌性能够给璁什么关爱, 只要她不伤害璁就谢天谢地了。

  他看过去, 她似乎因为被拒绝了而有些难过, 低着头趴在桌上,心中的怪异感又升了上来,今天的她真的不太一样。

  男人嘴角轻轻勾起, 毫无温度,警告的看了一眼趴在桌上不知道要耍什么花样的雌性。

  她有什么主意,哪里不一样, 都与他无关。

  牧九月就眼睁睁的看着一脸漠然的男人,用狠厉的目光瞪了她一眼后熟练地抱起身后的璁,转身推门而出。

  “哇,这个雄性真是不近人情,好歹原主也是跟他做了三年夫妻的。”

  系统抹了一把不存在的汗,宿主还真是适应良好,这么快就把雌性雄性挂在嘴边了。

  【这三年他们俩连同居室友都不如,而且原主劣迹斑斑,也不能怪人家这么警惕了。】

  牧九月揉了揉有些泛疼的太阳穴,从原主的记忆来看,她一旦对璁,也就是她的亲生女儿亲近一些,那都是有原因的,下一刻恐怕就是利用璁去做些什么了。

  刚刚殃不会以为她想带着璁去敛的婚礼上闹吧?

  长指点了点自己的下巴。

  按照原主的性格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他对璁还不错。”

  【璁是他一手养大的,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对她好不是正常的?】

  牧九月眯了眯眼,笑着舔舔唇,“真是个好男人啊。”

  根据她刚刚的观察,一眼看去,不会发现殃的腿有什么问题,要看久了才会发现他的重心都是放在右腿上,左腿还是有那么一点毛病的。

  除去这个,他的外形非常的好,身材也是一顶一的……

  【宿主,你是来养孩子的,不是泡男人的。】

  宿主的男人……系统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一些什么事情。

  牧九月懒洋洋的从凳子上站起来,慢吞吞的走到床边,躺在床上,“我看殃应该能把璁照顾得好好的,不需要我了吧?”

  系统:……这不能成为你泡男人的理由。

  【如果殃能够面面俱到,宿主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殃作为部落里雄性的一份子,享受着部落分配的资源,部落里安排的工作肯定也有他的一份,他不可能时刻把璁带在身边。

  牧九月没有吭声,算是默认了系统的说法。

  可她以前在家里就是个不管事儿只管自己玩的,突然让她做贤妻良母,有些适应不来。

  她回想了一下希望有谁能够给她做个榜样,无果。

  她母亲在家从来都是养尊处优的,什么家务活儿都是请人来做,就连洗个碗她老父亲也不会让她去做,而她阿姐,她有幸去过他们家,也是被秀的几乎眼瞎。

  她姐夫是个十项全能,什么都包揽了,她阿姐就坐在沙发上吃吃喝喝就可以了。

  所以……牧九月有些心虚的想,这不能怪她是不是?

  这具身体饿了太久,太虚了,牧九月没想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外面的天已经彻底暗了下来,深蓝色的天空中布满了点点星光,或链接成图案,或散落四周,充满了奥秘的色彩。

  感觉身体已经比睡之前好多了,她才缓缓下床,走出门。

  她的房间和殃还有璁的是分开的,都在二楼,她一开门就看见门外的栏杆,顺着栏杆看过去就是木梯。

  她走到栏杆前,向下看去,把一楼所有的景象都收入眼底。

  一楼像是一个大的客厅,墙壁上也挂了几张兽皮,桌子和凳子不少,有一块地方铺了一大块柔软的兽皮,上面摆着一些木制的小玩具,木料的拐角处都被磨的平滑,可见制作之人的用心和温柔。

  有些空旷的屋子因为那一块角落而变得有人味儿了起来。

  兽皮上正坐着一个小家伙,背对着她,手里在捣鼓着什么,小手一动一动的,不时抓抓自己的头发。

  牧九月脚步略一动,她耳朵似乎动了动,停下手中的东西,转身抬头看了过来。

  一抬头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