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BL调教文

爸爸我快坚持不下去了 师傅好大我坐不下去了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爸爸我快坚持不下去了 师傅好大我坐不下去了,他连续踢腿。

梁婪抬起双臂抵抗,往后退了几步。

双臂一下子显现出红肿,梁婪冷冷的看着两人。

他刻意不弄出太大动静,怕惊动唐余姬。

蔡卓和徐生简本来是来偷袭唐余姬的,谁知来的是梁婪。

通过短暂的交手他们知道梁婪的反应和身手不差,打下去完全没有收益,心生退意。

梁婪看出了他们的想法,冷声道:“不战而退是弱者。”

这话让蔡卓和徐生简停下脚步,前者回头道:“我们没有针对你的意思。”

梁婪:“你们要针对的人和我有关系。”

徐生简倒是没想到梁婪和唐余姬竟然是玩真的,他道:“那你想怎样?”

梁婪从唐余姬枕头边抽出一把匕首,眼眸微沉道:“我打赢你们,这局游戏你们不能再去找唐余姬。”

蔡卓觉得梁婪真狂,对方就算有点身手,哪里打得过他们习武多年,直接应下道:“好啊,你可别求饶。”

徐生简蹙眉,他觉得梁婪根本不是那种没把握就说这种话的人,但是蔡卓已经答应,他不适合再提出异议。

梁婪手中的匕首发出冷光,他直勾勾盯着两人,低声道:“夜深了,别弄出太大动静。”

蔡卓和徐生简虽然是合作,但是二对一的事不打算做,两人对视一眼,由蔡卓先发出攻击。

他朝梁婪冲过去,他在心里预判梁婪持刀会砍的方向。

但没想到梁婪躲过了他的攻击,直接抬脚踹到他的脑袋。

蔡卓脑子一嗡,站在原地也就两秒恍神。

但这两秒对梁婪够了,他先是伸手按住蔡卓的嘴,下一秒就是把刀子狠狠捅进他的腹部。

单身全部没入体内,鲜血淋得梁婪满手都是。

蔡卓睁大眼,冷眼一下子从额头流下,被梁婪捂住的嘴只能发出一阵“唔唔”。

梁婪拔出刀后退几步,听到耳边的劲风时反应极快的往下蹲,脚下一横。

徐生简轻轻一跳躲过他这一脚,他看了一眼捂着腹部坐在地上的蔡卓,心里的不可置信直接表现在脸上。

梁婪身手狠辣程度不输给唐余姬,唯一区别是唐余姬更喜欢慢慢折磨,而他干脆利落得直接往致命处去。

“你这身手哪里学的?”徐生简问。

“演戏需要。”梁婪曾经接了一部主角为杀手的戏,为此学了一年。

但不止这些,他演过需要身手的角色很多,每次不学到精髓就不肯停下。

曾经也有黑粉以为梁婪展现出来的身手是替身,特效。

梁婪朝他走过来:“我们点到为止 ,毕竟你还要带他离开。”

该死,徐生简心底被梁婪这副姿态弄得心惊,但他还是抬起拳头攻击过去。

在梁婪的刻意引导下他们在稍微空旷的地方打,过程也没弄出太大动静。

他始终记得在不远处睡觉的唐余姬。

就这样像是无声的动作片一般,梁婪最后把刀抵在徐生简脖子处,轻声道:“你输了。”

徐生简身上的衣服都被刀子划破好几道口子,他喘着粗气道:“我们会遵守约定。”

梁婪听到这句话后收回刀,目光沉静的注视徐生简。

徐生简把重伤的蔡卓扶起来,他走出门口时说了一句:“我们不会主动招惹唐余姬,但如果主动的是她那我们可不是木桩。”

梁婪突然轻笑一声:“那祝你好运,她比我强。”

徐生简:“”这家伙真的让人很想揍一顿,偏偏打不过好气。

两人终于离开,梁婪小心翼翼的坐在地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一松懈下来,身体就因为剧痛发颤。

不过他只休息了三分钟重新站起来,洗干净匕首后打算重新放回枕头内。

他是凭唐余姬那句话判断她会把武器放在枕头处,毕竟她的戒心很高,武器一定会放在随手能取到的地方。

但梁婪没想到的是,掀起枕头后发现下面放了数十把刀,还有两把枪。

梁婪:“”她是打算来这里打仗的吗?

还真是火力充沛啊。

沐涵海睡得真香,翻个身时候眼睛微眯间看到一个身影,吓得他一下子清醒了。

“卧槽!咦?你大半夜过来干嘛?”

梁婪站在他衣柜前,正把纽扣一颗颗扣上去:“我的衣服不能穿了。”

沐涵海掀开被子走过去,提起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