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BL调教文

老师,好紧,要进去了视频 白丝好紧…我要进去了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老师,好紧,要进去了视频 白丝好紧…我要进去了的蹲在坑上问“要帮忙吗?”

“多谢安婕妤!”宫女狼狈的在积雪掩盖中伸出小手,希望沈莳把人拉上来救她一命,却没看见沈莳脸上闪过的狰狞笑容。

宫女伸来的手被沈莳打掉,且一脚踢翻了坑边的积雪,差点给宫女来个活埋,吓得宫女惨叫“安婕妤救命啊!”

“想活命可以,说,是谁让你算计我的,嗯?”沈莳捏了一个雪球,一点都不怕冷的样子,恶狠狠道“不说就把你的脑袋当靶子信不信?”

宫女“......”

啪,一个雪球打过去,宫女打的脸红。

沈莳又捏了一个雪球,继续威胁“不说是不是,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反正坑挖好了,你就是死在这儿,用积雪掩盖,等明天开春冰雪融化,你的尸体还保存完好,到时在欣赏你的死相也不错。”

宫女“安婕妤饶命啊,奴婢不知道你说什么,奴婢什么都没做啊!”

“说谎,看样子你是不掉棺材不流泪,很好,那我成全你好了!”说着,一个个拳头大小的雪球砸了过去,宫女被砸的鼻青脸肿,一脸生无可恋。

“我说,我说,求安婕妤开恩,都是......都是丽妃娘娘交代的,奴婢也不想算计安婕妤啊!!!”宫女认输,从未见过如此恶毒的人,她坑不起。

沈莳满意的打了一个响指,让六花去贤宁宫把赵元度叫来,既然丽妃那么不甘寂寞,想送死,怎么能不成全她呢!

六花一走,她蹲在地上继续套话,宫女冷的浑身哆嗦,牙齿颤抖,她看着沈莳,可怜兮兮“奴婢都说了,能不能先把奴婢拉出来!”

“不能,有人还想下去陪你呢!”沈莳偏头,看着距离她三四步路远的丽妃,对她笑了笑“好巧,丽妃也想来凑热闹吗?我成全你啊!”

丽妃想要一脚把人踢下去已经来不及,她和沈莳对上,注定讨不到好处,沈莳像栽葱一样,把人倒栽在积雪中。

丽妃只来得及呵斥一句“贱婢!”

沈莳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蹲在地上等着赵元度来。

宫女震惊的差点晕过去,她竟然把人栽雪堆中,看着挣扎的丽妃,突然觉得自己好幸运,至少没脸埋入积雪啊!

赵元度和贤妃来时,就看见被完虐的丽妃和宫女,以及在一旁悠闲悠闲的堆雪人的沈莳,她没事人一样,看起来还真是违和。

其他人目瞪口呆,看着狼狈的好不容易拔出脑袋的丽妃,满脸脏雪不说,脸都冻青了,看见赵元度,宛若受了天大的委屈“皇上~你可要给臣妾做主啊,这个贱婢,她以下犯上,谋害臣妾!”

沈莳不理会她的告状,拿出一条手绢围在雪人脖子上问“皇上,雪人像妾身吗?”

“不像!”赵元度不理会哭泣的丽妃,走到她面前,把人拉起来,擦拭她手上的积雪,触手冰凉,让他挑了挑眉,大手握着她的小手给她暖手手“不及你万分之一!”

“......”沈莳星星眼。

丽妃泪汪汪“皇上可要为臣妾做主啊!”

“哦,发生了什么事?”赵元度这才瞥了眼狼狈的不能见人的丽妃“朕听安婕妤的宫女说,丽妃算计安婕妤,派人挖坑想要雪埋安婕妤?”

“皇上明鉴,臣妾是被冤枉的,臣妾没有!”丽妃狡辩。

沈莳却道“有没有,问那个自作自受的宫女就知道。”她捏了一个雪球,对坑底的宫女说“把你方才说的话说一遍!”

“启禀皇上,是......是.......”宫女扫了眼沈莳和丽妃,最后对赵元度道“是安婕妤诬蔑丽妃娘娘,奴婢就是被安婕妤推下来的,她还想杀人灭口。”

“灭口你做什么?”沈莳好笑,就知道这个宫女不会那么听话,没想到临时又倒戈,这是念着旧主的情啊!

“自然是想要陷害丽妃。”宫女理直气壮。

丽妃没想到画风变得这么快,果然没白疼这个死丫头,关键时候知道谁才是她的主子。

这样一来,沈莳的立场就尴尬了。

她是谁,这点小问题怎么可能解决不了,沈莳眼珠子转转,看向赵元度“皇上明鉴,妾身并未陷害丽妃,反倒是她一计不成,又亲自上手,不小心自己摔积雪里的。”

“胡说,明明是你把我倒栽的!”丽妃辩解。

赵元度盯着沈莳,沈莳坦荡的和她对视,半点心虚也无,一看就是正人君子的做派,任谁都不会相信她是这样的女人。

“真的是你倒栽的?”赵元度想想那画面,当真是令人哭笑不得,难怪丽妃那么狼狈。

“是妾身,妾身气不过她一而再的加害妾身,妾身有罪,皇上责罚!”沈莳跪在他面前,手还被他握着。

赵元度把人拉回去“放心,到底如何,朕自然会查清楚,德全,查一查,今天都有谁来这儿,这么大一个坑,可不是一个人能挖出来的。”

沈莳昨晚到今天都和他在一起,她才成为婕妤没多久,又被关在寿宁宫哪有什么人可用?

再说了,就她离开的那点功夫,力大无穷也不可能挖出那么深的坑。

赵元度不想沈莳被冤枉,自然要好好的查一查。<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