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BL调教文

他用手玩弄她的下面 拉开她的腿狠狠撞进花

他用手玩弄她的下面 拉开她的腿狠狠撞进花上死去的活人千千万万,为何志才会找到你呢?我想,你身边恐怕不止志才一个鬼魂吧?”

  张春华紧紧闭着嘴,再不上他当了。

  郭嘉无奈道:“既然你不愿说,那我只能将这事告诉主公了,由主公亲自来问你如何?”

  张春华急了:“别啊,别告诉主公!”

  郭嘉静静看她,视线带着期许,等她老实交代。

  张春华去看其他鬼将,孙策无所谓道:“都这样了,当然是坦白交代清楚才好商量。”

  典韦无奈道:“郭奉孝之谋略你防不胜防,既然被戳穿了,春华顺势而为即可。”

  戏忠说道:“没事,说吧说吧,你放心,主公是君我们是臣,君臣有别,之间有一条鸿沟,臣子之间也能有自己的小秘密嘛,奉孝承认你是他弟子了,是不会将这事说给主公听的。”

  说是这样说,可是张春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这么倒霉,分明是被戏忠给坑了。

  要不是他诈尸要求荀大人将他牌位和骨灰给自己,也不会被先生发现她的秘密了。

  张春华撇撇嘴,不情不愿地说道:“我身边还有典叔叔,还有子修哥哥。”

  郭嘉惊讶道:“可是主公原先最信任的护卫,古之恶来典君?子修这字我听主公说过,莫非是主公之长子曹昂?他们可死了很久了!”

  张春华点点头:“我自小就是典叔叔看顾大的,小时候我老招鬼魂惦记,是典叔叔保护了我。”

  郭嘉问道:“你之体质特殊,这事可还有其他人知晓?”

  张春华摇头:“只有鬼将们知道。”她留了个心眼,聪明的不去提父母,因为在世人眼中,张华是无父无母只剩下舅舅一家的孤家寡人。

  郭嘉若有所思,他点了点头说道:“还有呢?”

  “还有什么?”张春华问道。

  “还有那些鬼将,”郭嘉说道:“怕是不止他们两人吧?”

  “先生觉得会有多少人?”张春华小心问道。

  郭嘉摸摸下巴:“以你反应来看,我们面前至少有五只鬼,不会超过十只。你能看见他们,自然不会与他们站在同一个地方。”

  张春华拢下了脑袋,低声说道:“还有陈宫,高顺。”

  “嗯,”郭嘉淡淡道:“怕是还有吕奉先吧?”

  张春华惊了,一脸你怎么知道的表情。

  郭嘉问道:“卫将军张华骑赤兔,舞方天画戟,战场之上所向披靡,难道不是吕奉先教导的你?”

  张春华笑笑,无奈说道:“先生都猜到了,还吓唬我做什么呢?”

  “我若不拆穿,你还想瞒着我吗?”郭嘉问道。

  张春华忙摇头:“不瞒了,不瞒了!我定实话实说。”

  “还有谁呢?”郭嘉抬了抬眼皮,又问张春华。

  张春华这下老实了,小声回答道:“还有孙伯符,还有袁绍和袁谭。”

  郭嘉惊讶道:“孙伯符死于江东怎会出现在此?”

  张春华说道:“这事就说来话长了,他得罪了一个妖道,被于吉用方天画戟之上的煞气咒死的。这里头的道道我也说不清楚。”

  郭嘉不再追问,他微微皱眉:“妖道?”

  “妖道已死,这些事情我不知道,先生便是再问下去,我也是一知半解。”

  郭嘉点头问道:“好,我不问妖道事了。那么袁绍父子呢?他们刚死没多久,又是主公的敌人,他们不会对你不利吗?还有若我没记错陈宫、高顺、吕布全是为主公所杀。”

  吕布鬼魂不高兴道:“这郭奉孝一肚子坏水还带挑拨离间的,杀我的是曹操,关春华什么事?”

  张春华可不能像吕布这么说,她只能无奈说道:“鬼魂是死去之人,阴阳相隔,活人世界的是非都与他们无关。”

  郭嘉想了想对张春华说道:“你这见鬼的能力太过匪夷所思了,我可以不告诉别人,也可以帮你隐瞒。但是!你不能瞒着我其中的道理,做鬼的道理。”

  张春华一时没明白郭嘉想要问什么,她说道:“先生,该说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

  郭嘉不解道:“那么为什么他们聚集在此却没有对你不利呢?你也说过你自小就被鬼魂纠缠,是典君保护了你。”

  张春华于是将自己能签鬼将的事一一说了,她一身阴气没处发泄,倒是适合滋养鬼魂。

  “原来鬼魂是会自动消散的,”郭嘉恍然大悟:“怪不得,不然我很想呢,前几年的那些张角、董卓之流若还存在于世上,这将是多么恐怖的事啊!主公那些被他打败的敌人们,如今若还以鬼的形式存在,这待主公百年后,那岂不是麻烦大了!”

  张春华说道:“若是不与我签下,没有阴气供应,一般不出三月,鬼魂就会变成失去意识的幽魂,不超过半年就会消散。若是有杀戮之气的武将或许能坚持得更久一些,可一旦接触了阳气或是接触了阳光。阴气会急速流失,加速他们消亡的速度。”

  郭嘉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对张春华说道:“我与志才现在阴阳相隔,以后可能还需要秋实来做为我们交谈的桥梁。”

  郭嘉原本是不信鬼神的,但是此刻他却不得不信了,一方面张华并没有必要骗他,另一方面,他所转述说出口的话语确实是志才会说的。张华脑子简单,哪里说的出戏志才的妙语珠玑呢?

  举头三尺有神明,原本不信这些的郭嘉心中渐渐升起敬畏之心。

  他并非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