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BL调教文

男人一般能做多久才算正常 在图书馆里不能做的事情

男人一般能做多久才算正常 在图书馆里不能做的事情作多了会被他发现的。”

  张春华惊得忙转过头去看郭嘉,见他眯着眼睛在打量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

  “先……先生做什么这么看我?”

  “没什么,”郭嘉意味深长说道,他的视线在空若无人的地方扫过,张春华紧张得拽紧了牌位。

  手心勾玉一闪一闪,源源不断地阴气涌向戏忠,戏忠腿一软,险些舒服地叫出声来。

  “你放松点,别紧张啊!你一紧张,奉孝一见你这样就知道其中定有鬼,虽然我现在确实成了鬼,”戏忠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他有些受不住阴气的冲刷,忙安抚张春华道。

  郭嘉顿了顿,拿着茶杯的手骤然一紧。

  “你别露出马脚了,活人见着鬼终究不好,奉孝不信鬼神,你可千万别将这事说给奉孝听。”戏忠说道。

  吕布说道:“这个你放心,春华会保护好自己的,她不会将这种事情说给活人听。便是张汪夫妻,对她见鬼的能力也是一知半解。”

  “原来还真没活人知道将军能见鬼?”戏忠惊讶道:“也是,这到底是怪力乱神的东西,世人总是不信这些,与其因此惹来灾祸,不如保护自身为上。”

  典韦无奈说道:“春华还是不够小心,也总是因为我们这些鬼而疏远人群。”

  戏忠想了想,对他们说道:“观察入微的人能从各种细节上发现端侃,正如奉孝的眼光,远离人群能保护自身,是好事,却不是长久之计。将军若想改善这些,我倒是可以教你些法子,让你不至于在人群中露出马脚。”

  陈宫笑道:“那是好事,有戏大人教导,将军会进步的。”

  戏忠轻笑一声:“我却是另有所求了,今日这些煮出来的青梅酒都让吕将军喝了,若将军能再煮一些供奉到我的牌位前就好了,就将它们当作拜师礼如何?”

  张春华不动声色听着,她眨眨眼,算是答应了戏忠的要求。

  戏忠笑容满面,跃跃欲试,谁都没注意到郭嘉握着茶杯的手指已经泛了白。

  郭嘉垂下眉眼,细碎的发丝落在脸颊边,他不动声色问道:“之前秋实是在煮青梅酒吗?”

  张春华说道:“是啊,先生鼻子真灵,这都能闻出来。”

  “也不知秋实煮出了多少,不知我可有幸能尝尝?”郭嘉扯开一抹笑容,目不斜视。

  张春华犹豫了一下,戏忠死了,她本想安慰先生的,现在还是别拒绝了。

  她说道:“先生等我一下,我去拿一樽来。”

  她将戏忠的牌位放好,又去往院中,将供奉在吕布牌位前的酒樽拿了一壶到前厅。

  郭嘉浊酒轻抿其味,闻着倒是香甜,没想到吃进嘴里却寡淡如水。

  这真是青梅酒?

  却听戏忠惊讶道:“这酒刚才被鬼喝过了,活人还能喝吗?”

  郭嘉表情一僵,低着看看手中的酒杯,一时无语。

  张春华听了,好奇问郭嘉道:“先生,这酒味道怎么样?”

  郭嘉抽抽嘴角,口是心非地说道:“味道挺好的。”

  张春华笑道:“那先生可要多喝一些,我煮了一坛酒才得那么点,实在是耗费太巨大了。”

  郭嘉点头,手指磨着酒杯,视线瞥过空无一人的屋子,他抿了抿唇,眼眸深邃平静,意味深长说道:“志才去冀州时少说也是十年前的事了。”

  张春华闻言一愣,郭嘉突然轻笑起来,眉眼间因知己故去而生起的郁气消散无踪,他突然说道:“袁尚袁熙兄弟逃往乌桓,得蹋顿收留,日后必将会入侵我们,主公现在开始为征战乌桓而做准备了。”

  张春华说道:“乌桓啊,离得有点远,那边是游牧部落的地方,他们草原人没个定性,逃到哪里是哪里的,再不济他们还会逃去塞外,可不好抓。”

  “秋实认为,打更北面乌桓好还是打南边的刘表好?”郭嘉放下酒杯再没碰过,随口又问了起来。

  陈宫思索了片刻说道:“刘表暂且成不了气候,他怕是不敢来攻许昌的。”

  戏忠说道:“主公攻下河北四州,原先的袁氏在此经营太久,有不少人忠于袁氏,若是转而攻南方刘表,怕是舍近求远,放弃了到手的北方四州,这里也会兴起叛乱,还不如再往北打,力图攻灭袁氏两兄弟,稳固北方。”

  他说着,郭嘉勾起了一抹会心的笑容。

  一旁发呆的袁绍听了,竟低低抽泣起来。

  袁谭手忙脚乱哄道:“父亲莫哭,我们已经成鬼了,活人的事情,我们管不了了。”

  袁绍哭得伤心,戏忠摸摸鼻子:“我只是说实话罢了,时事如此,这其中的关窍,我能想到,奉孝必定也能想到,他会给主公合理的建议。袁氏已是彊弩之末了,早在官渡之战失败后就注定了败亡的结局。哎,你别哭了。”

  袁绍哭道:“还不是曹阿瞒的错!”

  “父亲,我们走吧,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他们都是曹营的人,与我们处不到一起。”袁谭无奈道。

  袁绍倔强摇头,他看看张春华,扁扁嘴:“我要娘!”

  张春华额头跳跳,气得捏紧了拳头。

  与张春华聊过后,郭嘉心满意足地走了,走前还顺走了张春华的酒樽。

  送走郭嘉后,张春华松了口气,她去掏戏忠的牌位,打算将它也放入院子中的牌位堆里。

  “咦,这牌位怎么在发光?”戏忠惊奇地说道:“也不知文若拿什么材质做的牌位。”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