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BL调教文

他的硕大不断在她体内律动 她跨坐在他的上面

他的硕大不断在她体内律动 她跨坐在他的上面裹,其中被妥善放起来的骨灰盒陈列其中,还有一块牌位,其上竟是戏忠的名字!

  郭嘉惊愕,他乍一见那盒子的模样,虽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却也知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时下人们讲究入土为安,他哪里会想到戏志才会诈尸而起强烈要求让荀彧将他火化?

  荀彧惊魂未定,心知这是戏忠执念太深,他特别郑重,生怕做得不好害友人死不瞑目。

  在按照戏忠的要求将其尸身火化成灰,收入盒中后,荀彧左思右想,这事太过匪夷所思,不可通过主公转交。以主公的性格,必定会心存疑惑,想尽法子打破砂锅问到底。

  荀彧也在想,志才与卫将军张华有何关系?

  卫将军是河内人,志才是颍川人,他们此前该是从无交集才是。

  荀彧想不通,又将这件事在脑海中权衡多次,最终决定避开主公,由奉孝代劳转交骨灰盒与牌位。

  荀彧想着,或许通过奉孝能问清志才与张华的关系。

  郭嘉看过荀彧的信件,沉默良久,他将包裹包好,匆匆登上马车出门,踏着黄昏来到卫将军府。

  张春华正在府中挖坑,她在卫将军府中树下埋了不少烈酒,都是曹操此前赏赐的,还有她自己采购的果酒,现在家里来了新鬼魂,大家准备聚一聚,狂欢一场。

  张春华挖出酒坛,掀开其中的盖子,其中米酒清香四溢,还有淡淡的青梅味。

  “你在酒中放了梅子?”戏忠眼睛一亮,口中唾液已是开始分泌而出。

  张春华笑道:“这还是主公的爱好,子桓教我的,在米酒中加入青梅再酿,更加酸甜清爽,味道绝佳。”

  她单独来到专为鬼将们开辟的小院子,屋中供着一块块牌位,她方天画戟一插,将酒坛供奉到吕布的牌位前,吕布鬼魂身边果真出现了可以供他们喝的酒。

  几只鬼眼巴巴看着,等着吕布来分好东西。

  没有办法,在场的鬼将们,拥有媒介的唯有吕布,其他人可没那么好的待遇。

  吕布也是大方,收到了东西,包括佳肴美酒都一一发给鬼将们。

  “这太不方便了,”戏忠嘀咕着:“还好我早有准备。”

  他拿着酒杯,笑得牙不见眼,一口喝着甜美的酒水,戏忠说道:“北地盛产粟米,酿造的酒曲大同小异,酿出的粟米就味甘却不够烈,唯有蒸煮后味道才会浓。”

  讨论对喝酒的讲究,戏忠属头一份了,吕布原先还在大口灌酒,此刻听他一说,顿时觉得口中酒水味道寡淡。

  “确实,粟米酒终究还是淡了一些,”典韦赞同说道。

  张春华沾了一滴酒咂咂嘴,她点头说道:“好像是没我在许昌时喝得酒辣,志才知道该怎么煮酒吗?”

  “你去取来些许小的酒樽,再生些火堆,架个架子,”戏忠回答道,三言两语指导起来。

  张春华左右没事,埋首捣鼓起来,她去厨房与杂物房拿来相应的东西,自己在这方小院中搭了个简易的煮酒架,搬来椅子坐在酒架边。

  “注意火候,不能过盛,盖子要时不时冷却换盖,里头酒才不会流失过多。”

  郭嘉上门来,有仆从来叫张春华,张春华将酒樽放入牌位前,锁上了那间屋子,匆匆往前厅而去。

  吕布收到了浓烈的煮酒,三两下就喝完了,完了咂嘴评论道:“好喝!就是太少了,原先一坛酒煮过后只剩下三樽,不过瘾!”

  戏忠呆了一下,没想到吕布根本不客气,将好不容易煮出来的好酒几口就焖了,都不给他留点。

  陈宫黑了脸:“我们连瘾都没能过上,将军还好意思说不过瘾?”

  吕布挠挠头,哈哈干笑:“这不是太好喝了吗,都怪这酒太少了,下次一定给你们留点儿。”

  张春华到达前厅,见郭嘉拿着包裹怔怔出神,她叫道:“先生怎会登门而来?”

  郭嘉回过神来,他鼻子耸耸,疑惑说道:“哪里飘来的香气?”

  “香气,没有啊?”张春华一头雾水,她嗅嗅自己一身酒味,这可一点都不香。

  郭嘉一个栗子就敲在她额头,他挑眉说道:“瞎说,你一身酒香都飘到十里外了,还说没香气。”

  他不再纠结这事,转而对张春华说道:“我有疑问一直困惑于心,不知秋实可否给我答案?”

  张春华坐下,好奇问道:“这世上还有难题会难倒先生的吗?”

  郭嘉将手中的包裹放在桌上,推到张春华面前,不动声色问道:“秋实与吾友志才此前可认识?”

  张春华正待否认,戏忠鬼魂忙说道:“认识认识,说认识!”

  张春华瞥了他一眼,她犹豫了一下,心虚点头:“确实……认识。”

  郭嘉目光审视,他瞥想让张春华条件反射看向的地方,他顺着望去,却什么都没看见。

  郭嘉不解道:“志才是颍川学子,从未去过河内,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呢?”

  “我年少时曾游历各地,在遇上主公前去过冀州,”戏忠说道,他目光盯着那包裹,隐隐期待。

  “我小时候在冀州待过,戏先生他教会了我煮酒,”张春华随口胡诌,她没明白郭嘉怎么会问她这个,志才又为什么要让她这般回答呢?

  张春华满心疑惑地拿过那包裹打开一看,其中竟有戏忠的牌位!

  她拿起那古朴的牌位打量,惊讶望向戏忠,却听戏忠急道:“别朝我看,奉孝心思细腻,你小动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