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bl 双性 玉势 宫口 触手攻双性受高H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bl 双性 玉势 宫口 触手攻双性受高H要跟着他的,做小老婆也可以,做外房也行啊...做不了外房,偶尔幽会..哎哟”

明丽腰上的软肉被人心狠的掐了一把,她抽着眉头,继续道:“你懂吧,所以叫我妹妹就好了。”

方爱莉震惊地站了起来,略过明丽的脸去看秦淮,他的眼皮往下,盯着餐桌下,连正眼也没看自己一下。

她用鼻子哼了一声,道:“我懂了!”

秦淮倒是抬头客气挽留道:“别听她瞎说,方小姐,你还没吃好...”

明丽一把捧住秦淮的脸,大大的啵了一口:“她不吃我们吃嘛。”

秦淮冷淡的别开脸,站了起来:“方小姐,真是对不住,我送你回去。”

男人说送是真送,待明丽追去出,只看到车屁股的灯变小了,混入大马路上的璀璨车流里。

明丽恨恨跺脚,埋怨道原来男人是这么难追的嘛。

方爱莉不堪约会时总有人出来骚扰,十有八九也瞧出了秦淮的态度,半个月后提出了分手。

方小姐走了,还有刘小姐。

这位刘小姐没有任何背景,就是人美妖艳,是灯红酒绿顶级舞厅的红牌。

她款款的依偎在秦淮的胸口,柔胰端了红酒送到男人的唇边,见男人没有含香弄玉的情态,便自己舔着红酒杯的边缘,印下红唇。

一票的军官坐在对面嘻嘻哈哈地搂着舞女喂酒摸胸揩油。

一不留神从舞池旁钻进来一颗小白菜,短发凌乱,穿着海东青色的学生套装,软倒在秦将军的腿边。

她泪眼汪汪的,脸蛋儿通红,裙下的肉色丝袜似乎被人扯烂了,极尽屈辱倒霉之态。

秦淮猛地站了起来,刘小姐手上不稳,一整杯的红酒泼到了自己的胸口。

秦淮正要提这小白菜的肩膀,小白菜立刻抱住他的大腿,汪汪莫名其妙地哭了起来。

而秦将军竟然莫名其妙地,懒散地重新坐了下来,抬腿去甩腿上扒着的人。

刘小姐呵斥道:“哪里来的小东西,惊扰了我们爷,你一个小脑袋不够砍!”

明丽侧脸望来,仿佛见到救世的观音菩萨,殷切地看着,然后希望顿时破灭般,又掩了下去。

她把自己的领口拉了下来,上面全是青紫的痕迹,似受了不堪的虐待,仰头望向秦淮:“先生..呜呜,求求你了,我既然已经答应跟您了,下次能不能别打我了,我好怕...呜呜...”

刘小姐虽是欢场女,什么不都怕,唯独怕男人在床上有什么阴司的手段。

明丽瞅到她的脸色,身子一歪就要往刘小姐身上扑,被忍无可忍的秦淮给提起了肩膀,丢在自己的肩膀上。

男人们哟吼哈哈大大起哄,明丽矢志不渝地朝刘小姐呼唤:“姐姐,救命啊,哇哇....”

秦淮气息不稳地将袁明丽塞进自己的小轿车里,自己倒是不上去,朝司机低吼道:“把她给我送回明珠路袁宅!”

明丽孤苦地拍着车窗的玻璃,眼泪哗啦啦地流,望着漂亮璀璨灯下身姿若松的男人。

呜呜,麻蛋,辣椒水好辣。

胡闹了几个月,期间引诱了一位念高中的女萝莉,这女萝莉正是秦淮新任女友。

明丽诱惑她去开房,被秦淮狠揍了了一顿,屁股肿了半个月。

她恨他,不是一般的恨,这个臭男人已经让她吃尽了苦头和洋相。

她袁明丽挨着被打的耻辱,扭着腰撅着屁股搔首弄姿,手袭裤子布料下鼓囊囊的下三路,就希望他直接解了裤腰带....

他没解,直直打了自己二十分钟,明丽的泪都流干了,伸出去的抓子收回来抹眼泪。

胡侦探突然打来告诉她大事不好,明丽正在给自己涂亮甲油,夹着听筒不以为然道:“怎么了,又是什么女人?”

语气中还夹杂着对秦淮的怨恨,为了给大哥和张云保命,她已经素了好长时间了,身体就要干涸而死了!

胡侦探吞吞吐吐,最后才道:“秦先生要结婚了!”

“啊!”明丽扔开毛刷,毛孔炸开:“你说什么,结婚?跟谁?”

“就是您上次欺负那个赵家小女孩儿。”

“不可能!赵玲玲明明已经爱上了我,还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