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出门真空羞耻调教 sm调教羞耻姿势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出门真空羞耻调教 sm调教羞耻姿势,肏吧,随便,把我弄死都行,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谁稀罕!”

秦淮终于有反应了,他的脸气的发青,一把掐住明丽的脖子,反手给了她一耳光,明丽被抽地往后倒在地毯上,嘴角沁出了红丝。

袁涛见明丽半趴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心痛的压着嗓子喊了一声,谁料明丽跟森林里的动物一样,动作敏捷地从地上跳了起来,冲到秦淮面前一阵拳打脚踢,手脚并用,牙齿也派上用场。

秦淮一个不留意,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明丽就骑在她的身上发疯发癫。

男人也不知发了什么疯,任她捶打,一手扣住了她的细宅的腰身,手下动作了两下,袁涛和张云目瞪口呆地见他把紫红色狰狞的肉柱捅到了明丽的小穴里。

老式典雅的客厅里上演了这么荒诞的一幕。

明丽的穴口被突然的撑开挤入,敏感的神经立即涌上来,哆哆嗦嗦的往后一仰,秦淮立即接住,起身将她往沙发上一压,就地正法起来。

秦淮就着这个动作泄了一次,第二便让明丽背对着自己双腿大开地坐在自己的肉棒上,将她的腰身一抬再猛地往下一撞。

乳白色的精液和莹亮的淫水在二人的交合流下渐出,黑色的军裤上染得不成样子。

明丽胸口往后倒,秦淮一手揉着她的腰,一手肆意抓着她的奶子,继而撕扯乳尖,明丽啊啊啊的痛苦呻吟着。

秦淮冷眼望向另外两个时态的男人,在场就没有一个正常人,身负重伤的袁涛和张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裤腰带,手下撸着火热的阳根,密切地盯着明丽和秦淮交媾的身影。

“呵...”秦淮的肉棍被明丽夹缠吸允着,喘息一声后冷冽道:“你的老情人都在,今天就选一个吧。”

明丽哀婉着呻吟,脑门上密密麻麻的点缀着汗珠,她啊啊地咬唇,尽力问道:“选一个,什么意思?”

“选你大哥的话,避免以后你们兄妹乱伦的丑闻爆出去难看,我会一枪爆了他。”

秦淮低头露出獠牙啃噬明丽的耳垂:“选张云的话,我见不得你们在一起快活,我也会杀了他。”

啥,这哪里是多选题,明明是定了答案的单选题。

明丽扭着身子,挣扎着要离开身下的东西,秦淮两手往她的两条腿心上一挽,瞬间又把明丽抱到了红木餐桌上,压住她的背脊,噗嗤噗嗤的大肆抽插起来,巨大的紫红色肉棍从紧致的小口里捅进滑出,啪啪啪的撞击声不绝于耳,明丽挣扎的反手去抓他的胳膊,很快就失去了力气,地板上滴滴答答的渐出了水滴声。

明丽呜呜呜的哭了起来,瘪着嘴,努着鼻子,双手交叠地趴在餐桌上。

秦淮深吸一口气,冲刺般捅插进去,数百下脑子一白终于内射进去,在她的体内停留了好一会儿,这才将人翻个身,提高了她的两条腿。

明丽睁开眼睛,晶莹的泪水啪嗒啪嗒的往两腮滑去,噘嘴嘤嘤:“我选你,选你,就选你一个,行了吗,呜呜,行行好啦。”

秦淮不似要再干她的模样,单单提着她的腿腕,眼皮往下沉:“我看你,很不像是自愿的样子。”

“我自愿!怎么不自愿!太愿意了!”明丽挣开他的手,软趴趴的跪坐在餐桌上,两手一伸,无尾熊似的搂住秦淮的脖子,嘟起红唇送上去。

秦淮冷哼着扫视了两个失血得马上要魂归西天的男人,将明丽抱到沙发上,用自己的呢子外套盖住她的身体,竟然就这么走了。

张云跟袁涛住在同一间病房,原本不是同一间,张云死皮赖脸的,带着东北人特有的油腔滑调和嘴皮子,还有源源不断的热血,非要蹭过来挤一间房。

袁涛看见他就心烦,特别是张云那一家老老小小过来看病的时候,简直聒噪地像菜市场。

张云敛目大喝一声:“都给老子闭嘴!老子养病,你们跑过来干啥,有劳什子好看的?把老子当猴子看吗?都给我滚,没有我的允许,都别出来丢人现眼。”

一群人不舍的散去,张云嘿嘿两声跟袁涛道歉:“大哥,真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袁涛点了一根烟,余光都不送一个:“你讨好我干什么,没用。你最好是到秦淮面前跪下磕头,求得原谅,他才好放过你。”

张云夸张地呵了一声:“照大哥这么说,你不得跟我一起去....话说回来,你做大哥的,也太不人道了,明丽那么小,就..”

一只苹果扔过来,刚好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