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美女在我脸上淋尿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美女在我脸上淋尿 秦淮的正派女友方爱莉。

她是个极其聪明的女人,父母都是外交官,她自己也在大使馆上班,似乎预备着走上从政之路。

方爱莉扫了一眼秦淮擒住明丽的手腕,混当做没看见,正想给大家调解一番做个脸面,然而秦淮侧脸不懂,眼风往这里轻扫,方爱莉浑身已经冻成了冰渣子,嘴角颤了两下。

袁涛见方爱莉难堪,主动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进进出出都是人,我们换个地方聊聊吧。”

方爱莉投来感激的一眼,秦淮也松开张云的衣领,几人各自整整衣冠,从这里鱼贯而出。

还有什么地方比人丁稀少的袁宅更合适呢,三两铮亮的小汽车先后驶进袁家半夏满是爬山虎的红墙院内。

浪荡袁三15(枪火无眼)

袁涛留了客人在楼下,他带着明丽上楼换上便服。

明丽对着穿衣镜退下真丝衬衣和紧身牛仔裤,袁涛情不自禁地从后面拥住她,轻吻着她的耳垂:“明丽....”

袁明丽侧脸亲住大哥的唇边,两人缱绻地吻了一分钟,明丽转过身道:“哥哥,要不,我们离开这里吧,我有钱,美钞、英镑金条...我们可以去国外,这里....”

袁涛深爱明丽,早已分不清是亲情的成分居多,还是爱情的成分居多。

但他真心希望明丽以后能有个好归宿,年少的荒唐他并不后悔,只是如今的局面已不为自己控制。

“这里是太乱了,宝贝,可是大哥希望你可以堂堂正正的生活。”

明丽咬牙,心口密密麻麻的被虫子啃噬着,眼泪忍不住从眼眶里滑下来:“什么堂堂正正,我们换个名字,还不是一样,有钱哪里都好说,干嘛非要在这里。”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轻响,袁涛立即用自己的外套裹住明丽的身体,转身快步往门边走,拉开门一看,走廊空空如也。

没由来心下一阵恐慌,如果他真的为了明丽好,就应该断了跟明丽肉体上的关系,反正都是爱,精神上的爱比肉体更加深刻和长久,可是理智上再清楚他心里仍旧是舍不得。

两人换好了衣服往楼下去,明丽轻声惊叫,张云喘着气躺在地板上,他的额头正流着鲜血,白色的西装上满是脚印。

秦淮背对着三人,军装外套已经脱下整整齐齐地搁沙发靠背上,他正款款地拍打着身上的莫须有的灰尘。

袁涛赶紧把张云扶了起来让他靠坐在对面的长沙发上,四个人沉默无需的分开落座。

秦淮仿佛一家之主似的,右腿交叠在左大腿上,冰刀似的目光射向张云。

张云挺了挺胸口,也不管头上的撞伤,吃力地挺直了背脊:“明丽是我的未婚妻,秦淮,你打也打了,火气也应该泄了。按道理来将讲,我之前的确有失厚道,占了你的便宜,也占了明丽的便宜。但是那时我们都没认真,都是在玩儿,那时明丽也不过一个小玩意儿。你跟她也没有真正在一起,你犯不着这么认真的记恨这么多年吧。”

袁涛咬牙,很想说我们袁家宝贝怎么可能是小玩意儿,如果秦淮不在,袁涛也是要狠狠地揍上张云一顿。

但他现在深切地把希望寄托在这个陌生男人身上,希望他可以把秦淮给解决了。

这自然是三十年来里天真期盼。

然而张云又说:“以前是以前,我现在离不开明丽了,她是我要娶的老婆,你有气,冲着我来,怎么样都可以。不管谁反对,我马上就要跟明丽结婚。”

明丽刚刚张嘴,嘴皮子还没有完全打开,三个男人六只眼睛齐齐看过来,差点把她射穿,于是立马瘪嘴闭上。

秦淮轻撩眼皮子,站起来,从腰后拔出手枪对准了张云碰的一声射过去,刺耳的噪鸣声让明丽差点晕过去,待脑子回神,她朝张云跌跌撞撞的冲过去,这才发现秦淮打的是右胸,不是要害之处。

接着秦淮又毫无预兆的朝袁涛开了一枪,正中大腿,鲜红的血液喷溅出来。

明丽这下没有朝大哥冲过去,她瞪着要裂开的眼眶,起身走到秦淮面前,啪的一声甩了一巴掌。

秦淮的身体纹丝不动,原本白的没有血色的侧脸上红了掌印。

明丽当着他的面,将刚穿上的裙装给脱了下来,狠狠的甩到地上,接着解了奶罩扔到秦淮的头上,脱了小内裤甩到张云的胸口。

她赤条条地站在三个大男人的面前,哼哼说道:“开枪吧,干吧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