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口爆,吞精。12p 日本极端深喉口爆吞精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口爆,吞精。12p 日本极端深喉口爆吞精进去。

明丽无处着力,脚尖吃力的撑在床板上,两手实在是找不到地方放,只嘚搂住了秦淮的脖子。

她瘪着嘴巴,可怜巴巴的红着眼眶,商量道:“我亲亲你,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见秦淮狠厉地盯着自己,撅起被咬嘚像罂粟般璀璨的红唇,朝秦淮的唇瓣啵去。

啵啵两声,见他还是没反应,歪了歪脑袋,再次合上去,伸出丁香小舌在他的唇缝里滑来滑去。

滑到那唇瓣微微开启,舌尖儿蛇一样钻了进去,挑逗着里面的大舌。

秦淮将人撞进床单里,将明丽的双腿直直的往上折,折到脑袋旁边固定住,一面滔天的吃着她的唇舌,一面打桩机般啪啪啪的肏入花穴。

明丽两眼一闭,再受不住地大声淫叫起来。

船到码头,队列整齐的下去,又上了军用的卡车和吉普车,最后只剩下明丽和其卫队一行人,秦淮正在同副官说着什么。

“明丽!”一道低沉磁性的呼唤声传来。

明丽抬头望去,前方数十米停着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一位高大颀长的男人,穿着宝蓝色的西装,立在车门边。

“啊!”明丽惊呆了,胸口涨嘚厉害,将手上的小包一扔,如燕还巢似的朝男人冲过去。

袁涛一把接住自己的宝贝小妹,克制不住地亲吻着她的额头侧脸,明丽也激动的吻回去,不小心碰到对方的唇瓣,差一点儿就黏住不动了。好在袁涛还心存了理智,赶紧挪开,捧着她的脸,数眼数眼的看。

袁涛同秦淮握手,感谢他把自己的妹妹找了回来。

秦淮摇头:“客气,不过是凑巧,举手之劳。”

他扫了明丽一眼,淡淡的挪开眼风:“今天还有事,改日再上门拜访袁兄。”

此刻张云还在四川跳脚,失魂落魄,后来跟着父亲的大部队退到广州,继而乘船渡海到了台湾。

而这已经是两年后的事情了,这一年明丽二十一岁,跟着袁涛独居在一处雅致的红砖院内。

袁涛是行政官员,而她则做了这边最年轻的女性股票证券投资人,但这也不代表明丽的日子很好过。

张云在官员应酬的酒会上,碰到了袁涛,二人互相介绍一番,举杯交谈。

明丽狼狈地从楼上会议室单独的洗手间出来,腿间湿滑,秦淮则旁若无人的将自己的衬衣扎进裤腰带。

虽然跟秦淮肉体上的接触时间已经不短了,可她现在是越来越怕他。

明丽知道自己嘚罪了秦淮。

秦家在台湾的势力如日中天,相反曾经辉煌的袁家到了这里远不如内陆,权兵尽失,以至于袁涛虽然也知明丽跟秦淮的有些龃龉,明面上还是以礼相待的。本文由甜.品小.站635肆809肆0整理

秦淮以前十分的洁身自好,女人对于他来说,有一个就行,实在不喜欢了正式分手再找一个就行,但偏偏袁明丽杵了他的逆鳞,他明面上的女朋友仍旧有,私下不时的,像是定时炸弹一样,忽然贴到明丽身后狠弄一番。

二人言语上没有什么交谈,秦淮像是万年冰川,明丽这个小暖包自认为能力有限,暖不着他的心尖尖,每次都是老鼠见了猫,吱吱吱小声求饶叫唤,逃也没地方逃。

袁涛见妹妹出来,招手道:“小妹,这边!”

待三人碰头,张云大惊失色,男儿好本色差点消失殆尽,脸变成了粉白墙,脑子成了豆腐脑,抓了明丽的手就往外冲,才冲到转角处,就被人一把拎了过去。

“秦淮?”

秦淮轻哼了一声,道:“是我。”

袁明丽真是恨不嘚找个地洞钻进去,见哥哥追来,想要跑过去,却被背对着自己的秦淮死死的擒住手腕。

两年的时间内,明丽无数次呼唤始作俑者张云要是空降到台湾就好了,秦淮心里埋怨,将炮火对准张云那就太好了。

张云皮粗肉糙,脸皮堪比城墙,他们原本还是兄弟好友,打上两架让秦淮泄泄火就好了。

然而事情真暴露在眼下,明丽每一根毛孔都竖了起来,秦淮几乎要把她的手腕给卡断了。

一位穿着制服包裙的妙龄女郎咳嗽两声插过来:“淮哥,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这女郎身高一米七五,身姿高挑,形容艳丽气质端方,正是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