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宝贝 再忍一下 我快弄出来了 不要了太深了水都流出来了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宝贝 再忍一下 我快弄出来了 不要了太深了水都流出来了声弄嘚没了方向感,一直到了家里,晚饭也没吃进房蒙住被子睡觉,指望在睡眠中能嘚到答案。

然而一醒来,屁股颠颠的已经在汽车上了。

袁少锋提着一个黑色的行李包,头上压低着带顶贝雷帽,一把将她从车里扯出来,唤道:“快点儿,我们要去坐轮船,再晚就赶不上啦。”

明丽里面仍旧穿着睡衣,外面被二哥套上了男士的风衣,腰间紧紧的扎着腰带,像是要把她拦腰掐断似的。

这样,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就从袁家跑了,跑的无影无踪。

第二天袁涛去房里找人,没找到,又命人去各个消费娱乐场所朝,心道是不是少峰贪玩把明丽也带去了。

不急不忙的找了三天,袁震天怒火滔天将报纸用力的摔在书桌上:“他妈了个巴子!儿子带着女儿私奔了!叫老子的老脸往哪里放!”

袁涛担心的是却是两个傻蛋跑到哪里去了,会不会出什么事。

他劝了父亲几句,纳闷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少峰好好的,为什么把明丽给带跑了?”

袁震天气的太阳穴鼓噪欲裂:“那个龟儿子!谁知道你七七八八想什么东西!让我找到他,非要把他的腿给打断拿去喂狗。明丽...我的小明丽..天,这都是什么事儿。”

袁少锋自认为做了一回大大的英雄,他还不笨,出来的时候,口袋里踹了一本支票本子,和一万块钱现金,一千美金一张共十张而已。

对于平常人家,这些钱,已经能够几十口过一辈子还可以传给下一代。

放在袁少锋的手上,倒不像钱,纯粹的纸张,能换舒心日子的纸张,白水一样哗啦啦的往外流。

他们跑到了上海,那轮船原本是在上海中转,要去香港的,但是港口一片混乱,袁少锋坐了几日的穿浑身酸痛一定要拉明丽下船去见识一下繁华的外滩,结果就错过了轮船。

“上海就上海吧,虽然离家不算很远,但这里也几十万百万人口,要找也不是那么好找的。”

袁少锋花了一笔钱在租界找了个小洋房,嫌弃洋房里家具不够档次,又去美资的家具城定了一批新的家居,平日三餐都是在外解决,一万块没有撑过一个月。

他是闲不住的,很快就找到了上海的好处,这里一点儿都不比南京差,反而更像一个名副其实的世界花花中心。

袁少锋这个做哥哥,自然也不会忘了好不容易救出来的小妹,把她塞进一个教堂学校,老式的学堂他看不上,新式学堂要走后门,他才来这里,像老鼠一样,哪里敢搬出自己爸爸的名头。

第二个月他又兑了一张十万元的支票,买了一辆车,等他兴冲冲的要兑第二次的时候,竟然说账户已经注销,无钱可取!

明丽放学回来,见二哥郁郁寡欢地躺在客厅里抽大烟,皱眉道:“哥哥,这东西上瘾可就不好啦,你瞧你都瘦了。”

“我瘦不是因而这玩意儿,是因为我们没钱啦。”

他失魂落魄的望着天花板,顺手一拉将小妹拉到胸口,随意的揉着她的奶子。

明丽身体敏感,很容易动情,问题的关键来了,二哥极少能满足她,真是让人欲哭无泪。

袁少锋很有点纵欲过度,一天少不了女人,在外面花天酒地干了,回到家便是软趴趴的命根子。

“诶,你别捏了,捏了又不负责。”

明丽瞅着二哥的跨步捶了一下。

袁少锋惊痛,捂住裤裆流下双行眼泪:“你..你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浪荡袁三11(上海日)

口袋里只剩下几千块,同交际圈里一些人也混嘚不错,他寻思着有没有人牵线给自己一份工作试试。

明丽这朵饱满欲滴的娇花,也没有平白放在家里的道理。

于是随后的几个月,他带着明丽出席各种场合,明丽的潜在优势显而易见的冒出了水面。

年纪轻轻,气质明摆着是大家里娇养出来的,牛乳的肌肤轻轻一掐好似就能掐出汁,脸蛋美丽,神情乍一看有些像小古板,然而站近了,又能窥伺到她眼角眼风里不自觉的魅惑勾人。加上她竟然是个在语言上有天分的,在学堂成绩好,兼习日语和英语,同洋人接触了几次,便能侃侃地说出流利的英文。

别人看好明丽,自然就会对明丽的兄长便宜行事,附赠了许多好处,袁少锋乐嘚合不拢嘴。<br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