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男生长长的东西长什么样子 美女机机什么样子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男生长长的东西长什么样子 美女机机什么样子含吮扫荡,她整个身体落入三个男人之手,层层叠叠的骚麻已经从体内溢了出来。

“啊,二哥,被拧我的奶子,痛哦哦哦痒啊,好麻,大哥吸的我的脖子都是口水啊,爸爸...爸爸的舌头太可怕啦....”

袁涛用力的去吸她的脖子,在上面落下紫红色的草莓,吮嘚不够,再用上牙齿,落下一排鲜红的压印。

袁震天舔着明丽的小逼,水流越舔越多,他的鸡巴也是胀痛嘚不行,于是抬起头,发觉自己唇上满是淫水,道:“明丽过来把爸爸嘴边的淫水给舔干净。”

袁涛再上前一步,明丽乖乖的地下去,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在父亲带点胡渣的皮肤上舔食着。

袁震天解开裤子,终于放出了客观至极的阳物,愉快地在上面弹了弹,对明丽道:“爸爸的大屌,明丽喜欢吗?”

明丽已经渴的不行,浑身上下,里里外外的都是蠕动的欲望。

“爸爸,明丽、明丽喜欢,好喜欢...”

袁震天哈哈一下:“骚极了,宝贝女儿,好啦,爸爸也不折磨你了,好好肏肏你。”

袁涛将三妹的腿心对准了父亲的巨物,双手一松,明丽的屁股啪嗒一下,将爸爸的巨物整根的吞了下去。

“啊,太大了,撑死我了,爸爸,啊啊啊啊啊,哦哦。”

兄弟二人站在棕色的地毯上,入目的便是十四的小妹,双腿大开的跪坐在父亲的大腿上,父亲把她压进怀里呲溜的热吻,这样,他们就能看见明丽翘起来的屁股,下面粉红色的小穴吐纳着父亲紫红色的阳根。

那阳根满是青筋,可见力度和形状是多么的可观,从小妹的小逼里款款而出,又重重的入。

袁涛上前,双手落在小妹的白皙若豆腐的臀部,热血上涌,大力的抓捏拍打着两份挺翘的肉糜。

他解了裤子,在父亲和妹妹交合处扣弄了淫水,抹到小妹粉色满是褶皱的菊花处。

“爸爸,我能操妹妹了吗?”

袁震天哪里有心思管他,大舌卷起明丽的小舌大力的吸允扯拉,明丽的舌头被拉到嘴外,两根红舌在空中色情的互相绞缠舔弄。

袁涛见状,便也不多问了,将妹妹的臀往上拉了点,蓬勃的阳根对准紧闭的小口,坚定的送了进去。

明丽往前一把,瘫软在父亲的怀里,啊啊啊的尖叫:“好痛啊!哥哥,你先出去啊,你们两个加一起太大太多了!”

袁涛啪的一声拍她的屁股,冷笑:“不多,两根肉棒而已,哦,好紧,好爽,不管是前面的小嘴儿还是后面的,真是操过一次就忘不了,哦哦。”

袁震天掐着明丽的腰,上上下下的耸动着她的身体,两只大白兔在空中跳跃着,袁少锋一把抓住,心焦意躁:“大哥,你快点儿,我忍不住了!”

袁涛不管他,捧着明丽的屁股啪啪啪的操进去,龟头被数百张小嘴儿吸食挤压着:“他妈的太爽了,明丽真是个骚宝贝儿,爽死大哥了,以后就天天留下家吧,也不用去上学了,上学有什么用,我们都会养着你的。”

明丽的下体被两根巨物一前一后的侵蚀着,肠壁和穴肉开始快速运动抽搐,她两眼发花,但是也把哥哥的话听了进去。

“啊啊啊,不、不、可以啊,哥哥,我还是要上学的...”

袁震天狠狠往上面一捣:“是真想上学,还是想让课堂里的同学老师操你这个小淫货啊?”

明丽慌张,低头去亲爸爸的嘴:“不是的,没有,我是真想上学,在家好无聊,啊啊,别这样顶,爸爸,我要死了,啊啊啊。”

她仰头尖叫,身下泄了。

袁少锋见父亲和兄长操嘚尽情,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不敢催父亲,一个劲儿的催促兄长:“你这个混蛋,操够了没?操够了给我入一下啊!”

袁涛当然是不让的,如果他还有力气的话,一定会一脚把他到门外,然而做父亲的,倒是比较疼二儿子,他一边挺着肉柱,插进女儿的血肉和花心里,一面道:“少峰辛苦了,这样,我们换个位置。”

袁涛暂时抽出自己硬的跟铁一样的肉棒,而父亲就面对面的抱住明丽的屁股,肉柱插在里面,阔步往三楼的起居室里走去。

起居室的房间内垫着厚厚的浅灰色羊绒地毯,他们也不床上,就在地上干明丽。

明丽刚泄了一次,又因父亲的铁柱插在穴内颠颠走动,抽搐的血肉紧紧地吸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