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黄金蟒蛇攻ⅹ人受文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黄金蟒蛇攻ⅹ人受文 ."墨竹一个人在厢房里喃喃自语.

  高峰客栈

  "长老?这样能成功吗?"神秘男子对面的玄衣男子说道.

  "我出马能够不成功吗?只要那个传说中的人因为悲伤愤怒而爆发出自己的力量,那我们的计划不就成功了……那个男人是个关键,但显然他的能力有些欠火候,而且有些让我摸不透的是,他的儿子被我特别送去妓院,又叫殷教的教主让把他送给小罗罗折磨,但他知道他儿子的事情并没生气愤怒到我想要的地步……这有点脱离我计划的路线,不过不要紧,我还留了他母亲这着棋,现在开始就要看他到底冷血到何种地步."神秘男子两手轻轻的交叉在一起抵在唇上掩饰自己嗤血的笑容.

  "希望我们能成功,毕竟我总认为那个男人不简单,如果把他给惹火了,到时候可能不会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而是另一种让人无法预测的结果,毕竟那个男人……他是传说中最至高无上的……而我们虽然是'天国'的神但那也只是这片大陆给我们的称号,我们并没有太大的能量,如果把他给惹火了……"说着玄衣男子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

  "我不管他会怎么样,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会去拼一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在那个世界上出现而且显然他已经忘记自己的身份和能力甚至连我们都打不过,但如果他能惟我们所用是不可能的,就像太阳和星星不能同时出现在这大陆的上空,所以我们只能趁他能力和记忆还没有恢复去想尽办法让他愤怒,这样他就会在还没有恢复记忆的情况下完成我们的梦想,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反正殷教的教主是暂时不会反抗我的,你先回'天国'和其他的长老商讨一下接下来的行动,这里我盯着,如果没错的话,接下来那个笨女人就会有行动了."神秘男子吩咐着一边的玄衣男子.

  "是."玄衣男子说完也淡淡的消失于房间.

  "哎,到底还要活多久才能真正的死亡,老天,你这是对我们一族的惩罚吗??"神秘男子拿下脸上的面具,脱掉身上的黑袍露出他如英俊如亚当的脸和笔挺如衣架的身材完全看不出他已经上亿岁了.

  第十六章

  小舞跨步从内层的大堂来到外层的妓院.

  "呦,几位官爷,来到我们水锈局干什么呢,来来来,坐啊,累了吧,喝口茶,要不要叫几位姑娘来招呼你们啊?"小舞模仿着老鸨的姿态招呼着.

  "呵呵,小女子你还挺漂亮的……"说着就向小舞摸了过去.

  "咳……咳……"流云从后厅走进来看到小舞正被一位士兵吃豆腐咳嗽了几声,向小舞使眼色叫她先到一边去.

  小舞看到流云给她使眼色后忙退到一边.

  "我是这里的老板,几位官爷今日前来是有要事呢,还是纯粹来嫖妓?"流云淡然的注视着那位想拉住小舞的士兵.

  那些士兵都被流云的内敛的气质给威吓住定定的站在原地.

  流云打手势让小舞把大厅的闲杂人等包括楼里的姑娘都打发出大厅,只流小舞待在流云的身边.

  士兵好半会才回神,个个都凝眸看着这个神秘的男子,而没有注意到四周除了流云和小舞外没有其他人了.

  "俺们来是因为有人向俺们县太爷密报说你们水锈局私藏逃犯,俺们要搜查你们里里外外,你们最好合作,不然把你们一起抓了."领头的士兵也就是吃小舞豆腐的男子站了起来吵起身上的刀威吓着流云和小舞.

  "这位官爷,我想你们大概找错地方了吧,我这里没有什么要犯啊!我们都是一介平民,怎么可能去和朝廷对抗呢?"

  "不用狡辩了,县太爷说了你们这里藏人,那就是藏人了."领头的士兵依然不屈不挠的说着.

  "那这样吧,我和你们回去见你们的县令如何?"流云依旧云淡风轻的说着讨好的话.

  士兵们面面相观,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男子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一时之间都不知怎么为好.

  "俺们县太爷岂是你可以说见就见的."其中一个士兵说道.

  流云从袖子里拿出一笔银子递给领头的士兵,看着他们眼里的垂涎,士兵们从流云拿出钱的那一刻起眼神就像老鼠看到奶酪一样盯着那笔银子而没有注意到流云嘲讽的笑容.

  "好,你跟俺们走,不过只能你一个人,还有,如果你耍什么花样的话,小心爷俺不客气."说着特地亮亮他那发亮的刀.

  "是是,我不会耍什么花样,放心吧."对士兵们保证后转身轻轻地对小舞说道:"我晚上就会回来,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我出门了,切记,我去县衙的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流云看到小舞点头后,转身和士兵们一起向县衙走去.

  "大人,水锈局老板求见."领头的士兵单独带着流云来到县令的房门外.

  "……啊……恩……"房里响起了丝微的呻吟声.

  领头的士兵脸不红心不跳的依然站立在门口,想必这种事情他已经听习惯了.

  而流云则了捂的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