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我把女同桌的丝袜给脱了 我把护士压在胯下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我把女同桌的丝袜给脱了 我把护士压在胯下朝气有着少女的羞涩的鹅蛋脸此刻红扑扑要有多诱人就有多诱人。

她记得那天早上醒来,浑身酸痛,身边睡着自己的父亲,他们都裸着身子,他竟然…..

“爸爸爱你,请原谅我对你做了这样的事。”卧室传来葛非澜低沉又迷人的声音。

一模一样,连说的台词都一模一样。可是昨晚明明是葛岑西,怎么会?是葛非澜替他负责?

她失魂落魄地走出内卫,看向躺在床上的葛非澜,记忆中的他渐渐清晰起来,此时却是像是两个不同的人一样,一点也无法将他和那个残忍凶暴的男人联系起来,他看起来不老,更多的是成熟男人的味道。

她像是突然想确定什么似地问道,“爸爸,你今年几岁?”

“34,怎么了?”

34?根据事发时间今年应该是19岁,而葛岑西比自己小一岁那是18岁,但是爸爸是什么时候生他们的?是15岁?以前没注意到的问题,竟然突然发现和很多原来想的都不一样。

“爸爸,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袅袅….”他想解释什么,但是萧袅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请你出去。”

她的态度冷淡陌生,但又很平静。

葛非澜误认为是她从少女变成女人这一事实难以接受,是需要好好静一下。他一起身,被子滑落腰间,露出漂亮好看的肌肉,随着他穿衣服的动作,还能清晰看见肌肉纹理的一张一弛。

她难为情地撇开脸,但眼光总会不经意地追随左右,“袅袅,爸爸会珍惜你。”

葛非澜这时已经穿好衣物,踱到萧袅身边,抬手想触摸她的脸颊,却被她无情地躲开,他尴尬地收回手,“你….再睡会。”

待葛非澜离开,萧袅已全身无力地瘫软在地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葛非澜走出萧袅的房间,葛岑西斜靠在围栏上,一脸恣意妄为的表情很让人恼火,他看见葛非澜出来,嘴角带起一抹刺眼的讥笑,“怎么?小白兔的滋味不错吧。”

葛非澜不予理会他,直径走过他身边,却被他拦住,葛岑西仍旧是一幅欠扁的神情,“你就捡我吃剩的东西吧。”

要不是遵了老爷子的嘱咐,要好好照顾这个晚来子,他转头看向葛岑西,他继承了葛家的基因,一张坏坏的笑脸,俊美突出的五官,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他像是要和葛家作对,和全世界作对,恣意妄为无法无天。

“你最好给我收敛点!”葛非澜说这话带着狠劲,但是葛岑西不怕,甚至还有些得意。因为能引起他注意,哪怕是厌恶总好过无视。

他轻佻地双手环胸作回忆状,嘴里啧啧直响,“处女就是麻烦,不过确实很紧。”

葛非澜沉了脸,戾气暴增,“这段时间我会给你办好手续,你去美国读书吧。”说完他就转身离开,迈出几步又停下,背着身看不清表情,冷冷道:“别想着耍什么花招,惹我你知道后果!”

葛岑西紧皱起眉头,在他身后竭力吼叫,生怕他听不见一般:“葛非澜,你只会这招,你以为我怕你!”

葛非澜步子没停,远远看见他摇了摇头。

是夜,华灯初上,给整个城市增添一抹白日里无法体验的沉迷璀璨之色。

一人影潜入萧袅卧房,除了卫生间里有隐约的亮光和水声外,卧房里一片漆黑。萧袅擦拭完自己的身体后,裹着浴巾出来,门一打开热腾腾的气也被带出。

她坐到床沿边上,用毛巾开始揉擦自己的长发,等擦得半干,她想站起身去拿吹风机时,被一人扑倒在床上。来人危险的气息引得她害怕地叫道:“你是谁?想干嘛?”

男人一手捂住她的嘴,另一只手扯开浴袍,抚摸上前面的山峰,力道很重,没有半分怜惜。

萧袅拼命挣扎起来,男人的力道很大,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用嘴堵住她,舌头探进里面,开始疯狂地搅动,吻到一半他突然咧着嘴离开,还带出一缕银丝。

“你居然咬我?想不到小白兔变成小野猫,好玩。”说着又要来咬她的嘴,萧袅用手推开他,高声叫道:“葛岑西!你他妈想干嘛?”

“干啊,来用力啊!”他压住她的双手,邪魅地笑看她无力地挣扎。

“原来是你!”萧袅想起重生前,那些夜晚潜入自己房内侵犯自己的人不是葛非澜而是葛岑西,她很想爆粗口。

“本来就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