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饭桌下故意张开腿 饭桌下张开双腿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饭桌下故意张开腿 饭桌下张开双腿欺骗和谎言里坚信着自己复仇的使命,最后发现我是别人手中的棋子,捏着我的人想要和我同归于尽。我与大人相识不过三载,却和李氏生活了二十余年,即便是二十几年感情最后也是付之一炬,大人说迷恋于我,也终究会有清醒的一日。”她咬着下唇,垂在身侧的手在衣袍内紧紧捏成拳,微微张开五指后又是紧握在一起,“我辜负了大人的厚爱,今生无以为报,若有来世一定偿还,哪怕是做牛做马。”

  

  “林无忧……”低醇的声音,就像是以前在宫内他第一次唤她的名字一般,情意绵绵,“你有在乎过我吗?除了利用我护你周全、隐瞒真相之外就没有在意过我吗?若你用心去感受了你还会害怕吗?我不是李氏不会反咬你一口,我是那个想要和你共度一生的人,除了护你周全之外还会爱护你、珍惜你。我知你执拗,一心认定的便不会轻易放弃,你不妨扪心自问。”说着他慢慢向她靠近,伸手放在她的胸前,“这里当真没有我吗?”

  

  有吗?她不知道,在心门紧闭之前不知他的身影有没有被逐了出去,无意多谈,要说的已经说了,她客气一拜,“大人累了好好歇息,晚膳时候再来叫大人。”说罢她转身便朝门边走去,手指刚触及门扉便听他在后面有些气恼地喊道:“你还想要隐瞒我到什么时候?”

  

  她不解,转过身去看着他,“所有人都知道了就我一人被蒙在鼓里。”他朝她走近,把她圈在自己的双臂和门板之间,“孩子呢?为什么不告诉我?”

  

  嘣的一声,脑中的弦全数断尽,嗡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眩晕使她快要支撑不住身子险些倒了下去,他知道了,是谁告诉他的?宁霜吗?她看见他有些赤红的眼,直直的看着她像要将她看个透彻般,一直隐忍到现在才爆发,是不是恨死她了?

  

  “你打算一辈子不告诉我吗?再与我老死不相往来,林无忧,为什么你能这么无情?”他激烈地晃动着她的肩,“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那是我的骨血,我们的孩子,你可知我得知这件的事的是时候的感受吗?疼。”他拉着她的手抚在自己胸前,“比以往任何一次发病的时候都要疼,我是孩子的父亲,可却是从别人口中得知我的孩子在还未问世的时候便没有了,而你,却在我抓不到的地方独自承受如同割肉般的痛楚。”

  

  不知不觉间已经泪流满面,齐易荀让她哭过,可她哭不出来,现在看着他愠怒的样子,听着他一声声的斥责,却是止也止不住泪水,是因为在乎所以才失了平日的仪态,他很在乎。双眼朦胧间,微凉的指尖抚上她的脸颊,很是轻柔,“我不配被告知吗?在你的心中我没有资格吗?我总是包容你,熟不知这样让你离我愈来愈远,你该告诉我的,我们一起承担,我不要你独自一人去面对,我不会背弃你,我想与你一起终老,然后看我们儿孙满堂,承欢膝下。随我回去好不好?”像是在祈求一般,“回去我们便成亲,然后我会牢牢地看住你,不会再让你发生意外,不会让你疼痛,以后我是你最亲的人,还有我们的孩子……”他慢慢的拥她在怀,温热的液体湿了他的衣襟,疲惫的闭上眼睛 ,对她,他总是无可奈何……

  

  极尽诱惑的声音,似乎在脑海中已经形成了那样欢快的一幕,咸涩的泪珠垂落在唇边,沁入唇瓣,她闭着眼展露出唇边的苦涩,哑着声音说道:“它来得太突然了,我完全不知道,所以也不想让你知道,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心思只是想瞒着你,与其俩人痛苦不如自始自终都是我一人。你有大好的前程,我……不想鞠拌了你。”良久她推开他拭去眼角的泪滴,勉强一笑,道:“我现在这样很是潇洒,京城是个是非之地,不是我呆的地方……”她的声音在他的眼神的注视下愈来愈低,但还是强迫自己说完了要说的话,“……所以我在这边挺好。”说完她便急急地地转身开门离去,留下喜怒不知的他愣在一边,右手伸在空中,只是抓住了从门缝间窜入的凉气,冰冷了指尖。

  

  今夜的庭院很是安静,苏言绕过回廊走至苏景弦的门前,轻轻一推门便开了,他有些讶异得进去,室内的一片黑暗,借着月光走至桌边,轻声唤道:“公子?”他点了蜡烛,室内变得光亮,他看到苏景弦和衣躺在榻上,眼神清亮,刚想说明来意,眼尖地看见满地的碎片,他一愣,旋即便明了了,恭敬地说道:“我再去给公子送壶茶来。”说完他便弯腰捡起地上的碎片,耳边传来清浅的声音,“她人呢?”

  

  “在院子里,和九公主赏月。”

  

  “一弯残月有何好看?”他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躲我真的躲得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就码了这么多,明天补上,羞愧……

要收拾东西,嘿嘿,还要去洗衣服……

明日上林无忧番外

68、第六十八章

68、第六十八章 ...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