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捣出白沫h 捣出白沫啊好深

捣出白沫h 捣出白沫啊好深泡尽天下美男。

紧窄的穴壁随着高潮的即将来临,变得异常敏感,收缩的也更厉害,像要把肉棒缴断留在里面用力快速的张合。”啊……我不行了……嗯哈……我要去了……啊啊啊……嗯……“

在一阵啪啪啪的声响中,颜枣儿终于攀上了高潮,头向后仰去,拱起腰身,抬起洁白的脖颈娇喘着对着肉棒泄出一大波的春水。而虚年也在这之中,僵直了身体,大手扣着颜枣儿的大腿,射出了浓精与袭来的蜜液打了个照面。

虚年抱着颜枣儿侧躺在床榻上,两人俱是一阵失身,回味着高潮的余韵。没有替她松绑,好似这般就能将她永远绑在自己的身边,哪都不去。

啵的一声抽出疲软后也不可小觑的肉棒,白浊混着淫液慢慢的流出,小花穴被摧残一片狼藉,花唇因为摩擦似要破皮流血了一般,让人垂涎欲滴。

温热的大手握着白嫩的浑圆,虚年用着略带沙哑的声音对着昏昏欲睡的颜枣儿耳鬓厮磨,”小枣儿,你这般听话,倒是让我有点舍不得你了。若我不在了,也要记着我的好,不许找别的野男人。知道了吗。“

”嗯嗯嗯……“敷衍的应付着,颜枣儿想要急切的甩开身上缠人的大手奔向周公的怀抱。

看着她困顿的模样,扬起连自己都未曾发现的笑容,“颜枣儿,其实根本没有血契这回事,从今以后你自由了……”

迷迷糊糊之中,好似听到系统的提示音,但是抵不住睡觉的强大诱惑,沉沉入眠。

颜枣儿睡前懵懵的听了虚年的话没什么感触,醒来后兀的响起虚年的这番话,心里七上八下…血契是假的就算了,至少性命有了保障。但这自由是怎么回事?

身上衣着整齐,颜枣儿从床上起身,也没有任何的不适,这次没有发现虚年留下的任何东西,心里不祥的预感开始弥漫……不会的,不会的,虚年那么厉害。

一下楼梯,客栈大厅人声鼎沛,颜枣儿见怪不怪,正准备迈出门槛的脚在听见一句话后硬是收了回去…

”不是我骗你们,我三千从来不说假话,这次仙魔大战,开始没多久,那人族的就损失惨重,那青云派的大弟子虚年听说死的很惨烈,真是可惜了……“

(18)

说话的正是在拍卖会上那膀大腰圆的胖子三千,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样。

联想到虚年消失前说的话,颜枣儿内心打鼓,这就是所谓的自由吗?这叫什么狗屁自由。

这种满肚子坏水的人说的话颜枣儿是不愿相信的,但事关虚年再不相信还是上前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颜枣儿没发现自己心都冷了,周身都是寒气逼人,冻的三千一哆嗦,“老爷…我说的当然是真的…”一看是个小美人,两眼放光,差点留了口水。

听到此言一时间手脚冰凉,如坠冰窟。

仙魔大战,就是虚年死亡的终端。在大战中,虚年试图打开洪荒之界,而后被萧灭林紫嫣发现,被无欲绫绞死……

对啊,无欲绫不是被她买走了嘛,光听到虚年的死讯慌了神,忘了这么重要的法宝。打开储物戒指一看,那先前绑在她身上的红绫正好好的躺在里头。

稍稍松了一口气,应该……没事的吧,说不清是因为攻略对象还是因为这么个人,虚年不知不觉中在她心里变得十分重要。

颜枣儿拖着略微沉重的步伐出了客栈去向仙魔大战的所在之地,无渊。

无渊的尽头就是洪荒之界的起点,而开启洪荒之界的钥匙就是虚年的半身血液,只因虚年体内还有上古凶兽的血脉传承。非他不可。

记挂着虚年的事,匆忙离去的颜枣儿因此错过了重要的消息。只见那三千又开始侃天侃地,单脚踩在椅子上,示意其他人聚拢过来神秘兮兮的说道,“要说最近风头最盛的是谁,就当属魔族最新冒出来的劳什子少主,杀人不见血,见过他的听说都被‘咔’掉了。”说的同时还形象的用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当真有那么厉害?!三千,你莫要满口胡诌啊!”

“当然是真的!那青云派的林紫嫣知道吧,听说就被他弄得昏迷不醒了,那清风掌门是气的直跳脚啊!”

“啧,真是可惜了这么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了~”

===============虚年大魔头分割线====================

幽暗的王宫内,空旷的大厅,荒凉又寂寥,上方正中央的主位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