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书记跨下的警花的第二章 好涨水好多第二章

书记跨下的警花的第二章 好涨水好多第二章下-体完全释放出,撩起她的短裙扒开她的小内-裤,然後男人呆愣了。

「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很震惊?」邹寒元笑得无比邪恶,画着浓妆的脸此刻看上去和地狱修罗无甚区别,她一手握住男人的下身,「你说我是就这样捏断呢,还是切断呢?」

男人开始发抖了,神情从一开始的恶心到现在的害怕恐惧也不过短短的一分钟而已,但邹寒元却是看得开心,心头越来越浓重的嗜血感让她下手毫无顾忌,一柄短刀架在男人的脖颈上。没想到这个不中用的男人竟是被吓晕了,邹寒元嫌恶地看着晕过去的男人。

「下辈子做个女人吧!」

眼瞧着邹寒元的刀片快要划过男人的喉咙,一把飞刀精准无误地飞向邹寒元,邹寒元动作一顿扔掉男人快速躲开。後下腰堪堪躲过直击他要害的小巧飞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一缕头发被削下来。

「我警告过你,为什麽不听?」伊贝儿从黑暗中走出来,指尖还把玩着一把小刀。

「哎呀呀~~~讨厌啦,是他先动手的啦~~~人家这是自卫哦~~~」邹寒元难得出现一种名为害羞的情绪,她咬着牙齿可怜兮兮地看着伊贝儿,眼神中是活生生的指控。

「若不是那麽骚勾引他们他们会上当?」伊贝儿笑得嘲讽,估计这个昏迷的男人已经知道自己差点上了一个男人,就是不知道他此刻的心理阴影是多大了。

「男人嘛~~~不就是这样吗?」邹寒元点了一根烟·,那样子竟是该死的吸引人。

邹寒元是个男人,在他小时候被人拐走卖进一家特殊情色行业中,少年时期逃跑成功成为某些人的手下,也顺便做了一个不完全的变性手术,只隆胸和整容了,上半身完美女人,下半身却还是男人。

她是恨男人的,从小她都被各式各样的男人施暴,长大好也没能逃脱。所以她一直很努力,努力改变自己,不想再成为一个被无限亵玩的性奴。

而伊贝儿大概就是她生命中为数不多的纯洁。

然而她终究还是背叛了女孩,所以她现在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伊贝儿投向别人的怀抱。

作者的话:先卡一下,估计半夜才会更新了!

第六个世界:双黑的相爱相杀(12)有目的的朋友

相对无言就是这样一种情况了,邹寒元抽着烟,伊贝儿玩着小刀。

「贝儿,我们可以一起逃的。」邹寒元深吸了一口烟,她从未有过的认真。

「这样说就是你做的,杀人手法和我相似以及爆出那几个人渣的屍体也是你了?」伊贝儿从欧阳昊给了她资料过後就知道是谁做的了,一开始她没有往自己身上想,而後她偷看了欧阳昊对屍体的标注以及那几个人渣的曝光她就知道了。

这是一场针对她的杀人事件,不仅仅是要诬陷她更是要毁灭一切有关伊家的人。

於是她越来越肯定了,原来有些疑惑也豁然开朗,例如她父母出事那一天为什麽邹寒元一定和她见面。

她不怀疑邹寒元对她的真心,但却没想到她和这一切的幕後主使有关,甚至是在他们手下做事。

「元,我没有想到这一切和你有关,你当初何必让我逃过那场车祸?」

一声元让时间彷佛回到了那年初见,伊贝儿在花园中玩耍,见到她时她眼中有着好奇、疑惑以及一点点的嫉妒,她听见她说,「为什麽你的胸那麽大?」她噗嗤一声乐了,没想到这小女孩是在嫉妒她的人造胸。

她还记得她第一次交小女孩用刀子,她软乎乎的小手控制不好小刀,娇娇地发脾气了,「为什麽它就不能听话一点?我不想学它了,我想学枪!」她握住那双小手,第一次和伊贝儿肌肤相亲她很激动,手都在发抖,「枪不好隐藏而且动静很大,相信我刀子更容易让你自保!」

她还记得那时她经常抱着伊贝儿哄她喝牛奶,和她说不喝牛奶以後的胸是长不到她那麽大的。

她记得很多,可是後来上面的要求......她最终违背命令保住了伊贝儿,代价是被禁锢和折磨三年之久,她休息好了之後第一个命令就是除去伊贝儿......

若是伊贝儿一直没有想起那麽他们可能还不会想要除去伊贝儿,但是伊贝儿偏偏想起了,还和那个警察一起查起了伊家的事情,她不仅要杀了伊贝儿还要杀了欧阳昊。

她有好几次可以下手的,不管是伊贝儿还是欧阳昊,但是她下不了手。

一个是她爱的人,一个是她爱的人的爱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