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别墅卖浽女 沈晓雅 男朋友解开罩罩吃我的奶

别墅卖浽女 沈晓雅 男朋友解开罩罩吃我的奶br />

她温热的小手轻轻放在他的后脑,抚平了他心中的褶皱。

她说,她总是喜欢他的啊。

小时候,他是最喜欢听这句话的。

听那个女人天天说,我最喜欢我们阿忱了,再后来,又换了个人说,一直到,没有人再说过。

粉丝也喜欢他,喜欢的是明星程忱,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姑娘,喜欢的是混蛋程忱。

“我上学的时候,特别不听话,不好好读书,喝酒,抽烟,打架,还早恋”,程忱说起早年那段荒唐事,哑然失笑:“现在想想,真特别没意思,就跟哇哇哭的小孩子一样,好像哭的大声就有人给你糖一样,其实什么也没有。”

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自我厌弃。

看吧,你越来越糟糕,一塌糊涂,哪怕死在外面也没有人替你收尸,更不会有人为你掉一滴眼泪。

“后来久了,就觉得没意思了,不想玩了。之前我跟你说没有父母,是骗你的,我是被领养的,养母当时怀不上孩子,就领养了我,结果没过多久又有了,我跟个送子观音一样……”

程忱笑,唇角上扬的弧度很大,可黑眸没有一点笑意。

他的生活,可比电视剧要精彩多了,电视剧里的狗血,到他这里,全是现实,血淋淋的现实。

“我读完大学,就离开了那个家,做了明星,拍戏赚钱,我攒够钱,就寄回去,还给他们,有时候,我真想没来过这个世界,跟谁也没有关系。”

他是笑着讲的,许鸢的心却像被人狠狠攥住,扯的七零八落。

她最绝望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不如没来过。

没来过,就不会经历这世上的几遭磨难与痛苦。可那时,她还有牵挂的阿值,支撑她走下去。

程忱呢?他有什么呢?是拍不完的戏,和无数个辗转难眠的夜。

多不公平啊,很多时候这么感叹,说人人平等,结果呢?等活了很多年可能才活明白,只有时间是公平的。

许鸢眼眶微红,鼻腔泛酸。

“程忱,那时候,我要是能遇见你就好了。”

如果遇见你,遇见一个叫程忱的少年,我想抱一抱他,告诉他,你还有我,一个叫许鸢的姑娘。

我们很迟,迟迟才遇见,方方拥抱了空缺孤独的灵魂。

程忱侧着头,闻言,望着夜幕里的一轮弯月,才真正笑了。

其实,他忘得差不多了,麻木了,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傻子,你想拯救世界吗?”

许鸢直起腰,认真地看着他,眸光执拗又炙热:“我不想拯救世界,我只想拯救你。”

这句话,程忱记了好久,哪怕到后来老眼昏花,他也记得她说时的眼神。

那个眼神,足以拯救他的年少时光,又或是,即刻起。

喉结滚动,许些酸涩漫上心头,他握住她的小手。

会遇见一个人吧,填补了你所有的空缺,信誓旦旦地说要拯救你。

谢谢你,愿意拯救我,愿意,爱我。

“那以后我被欺负了你得帮我出头啊。”

…谁敢欺负你啊,你不欺负别人就好了。

“好,我保护你。”

小姑娘还是违心地答应他,脸不红心不跳,比之前好很多。

“许鸢。”

“嗯?”

“我最近许了个愿(鸢),你能帮我实现吗?”

许鸢想了一会儿,答应道:“你说,我尽力。”

“我什么时候可以和你睡觉?”

“…哇程忱你快看,天上的月亮好圆噢!”

那明明是一轮弯月…

“许鸢,我想和你睡觉。”

“哇真的圆诶这个月亮。”

就是不肯正面回答,程忱冷笑一声,摸着她身上的软肉替她回答:“我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这下轮到许鸢提问:“什么时候?”

“做春梦的时候。”

他说的这句话没有指明主语,很是玩味。

小姑娘不看月亮了,转头看他,捧着他的脸,深深地吻下去,算是回答。

嗯,那月亮确实是圆了。

后来那几天,程忱做了几个梦,确有春梦。

可是更多时候,是他抱着她不说话,就像这晚一样静静地坐着。

他怀里的人,就是他心里的人。

<br /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