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猎户h娘子 总裁的军长冷妻

猎户h娘子 总裁的军长冷妻,本王和国师还有事商量。”

  “用对付莫冉这一招,又来对付云王,碧儿,可得小心你的小墨哦。”

  “莫冉你闭嘴。”龙胤风阴冷地怒喝一声,惊得唐碧浑身一颤,龙胤风的大手捏得她的手骨差点碎了,“对不起,弄疼碧儿了,快走。”

  “走什麽,是时候该让碧儿知道了。”莫冉闪身拦在了门前,眸光哀怨地看著唐碧,“娘子,盘龙山你为他对夫君挥剑相向,以死相逼,你可知道,他早已夫君起疑,为了杀掉夫君,对你做了什麽吗?”

  “够了。”龙胤风愤怒地扬起抓来一柄宝剑,霍然拔了出来,“莫冉,不要逼我,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你。”

  “你们在做什麽?”唐碧茫然失措地看著一脸淡笑的莫冉,再看看杀意翻腾的龙胤风,“又要斗个你死我活吗?这次我不管了,只要不伤及无辜,随便你们吧。”

  “七情六欲蛊,只要与你合欢的男人,都会死。”莫冉字字清楚,句句优雅。龙胤风只觉得如椎般插在心口,“不,你答应过不告诉她的。”

  “什麽?”唐碧差点没晕厥过去,她摇晃了两下,龙胤风想来扶她,却被她冷眼逼视著。

  “除掉国师,除掉云王,除掉唐家大将军,除掉……你的小墨,轻而易举。而噬情蛊,不过只是个借口。”

  “什麽?你在说什麽?”唐碧只觉得浑身如遭雷击,刺骨的疼令恍惚又清醒,她看著龙胤风,“他在说什麽?”

  “他卑鄙无耻,他在骗你。”龙胤风惊慌地丢掉剑抱住摇摇欲坠地唐碧,“碧儿咱们走,别听他胡说八道。”

  “王,是个男人就敢做敢当。”莫冉笑得如迷梦中的妖精,嫣红的唇角吐露出的句仿佛带毒的尖刃,“唐家把你做成了药引,他,顺其自然把你做成了蛊罐,七情六欲蛊,会毒死任何一个和你合欢的男人,你问问他,七情六欲蛊,是不是这样?”

  莫冉的话瞬间将龙胤风剥去了灵魂的外衣般,露出鲜血淋淋的恐慌。

☆、(29鲜币)158.碧恨情伤云尝爱

  合欢?死!不用问,只看他恐慌得想掩饰的金眸,便知道这一切所说不假。天啊,唐碧冷汗阵阵,那日浴桶中欢,而後莫冉走了,自己和洛哥哥又一直赶路,盘龙山生死徘徊,醒来後怨著莫冉,一直和小墨一起……小墨,天啊,如果不是小墨有噬情蛊的毒疼得他难受,他们便……後来,再後来,是苏含,他……他是个公公,而後……小墨那晚突然回来了,出奇地要将她带走……

  再後来,不见了,他们都避得远远的,只有小墨,小墨一直陪著她。他一定是知道的,而少南,他肯定是不知道的,若他知道了,还会那著执迷不悟吗?

  莫冉,他这次回来,她就觉得奇怪了,他会那麽安然地看著她,当面和别的男人欢爱吗?原来他的隐忍,是要找准机会,一次将龙胤风置於死地,就因为她不允许他明著杀他,所以他只能用这把暗刀。

  而龙胤风,她还觉得奇怪呢,他为何疯了似的,拼命地点香迷惑她,不顾她的喜怒哀乐,只为床上的欢愉!只因为他早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吗?他的算计,他的用心,他的狠毒……

  天啊,她做了什麽?她以命相搏,只因为那一次“我想你了”,只因为一朝露水,所以念念不忘?可笑这露水,不过是为种毒而开始,为爱编的谎言。

  龙胤风,莫冉,帝王,灵王,没一个好东西,男人,没一个好男人。

  “呵呵呵,哈哈哈,呵呵……”唐碧仰天大笑起来,“噬情蛊,断不了两两相思……龙凤舞,牵不住两两无言……风愿生生把碧儿思念,血饮那残忍的七情六欲,只要碧儿不再心痛……”

  “不,不是这样的。”龙胤风惊慌极了,上一次的恐慌来自她对小墨生死的执念,而这一次,罪孽深重的判决,令他犹如被打入地狱般惊慌,“碧儿,莫冉是骗你的,他……”

  “噬情蛊的疼我记得。”唐碧带哭地咆哮,“龙胤风,你说,七情六欲蛊是不是有这样的毒性,你说啊。”

  “是,可是我真不是要害……”

  “够了。”唐碧抓起茶杯狠狠地砸在他的头上,龙胤风屹然不动,杯碎血流,惊得苏含想上前却是不敢。“呵呵,我说你为什麽不肯给小墨解毒呢,我猜对蛊应该种在你自己身上吧。哈哈,你还真厚颜无耻……”

  “不,碧儿,求求你别生气,你听我说。”龙胤风纵然有一百张嘴,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得清,他恨透了莫冉,莫冉却仍然风轻云淡,冷漠得仿佛局外人般,看著他们撕裂般的情伤。

  “我不生气,我干嘛要生气,媚欢丹有什麽可怕的,龙珀香有什麽好闻的,来吧,冲我唐碧来吧。”唐碧咽著泪大吼著,大叫著,“想害小墨不是吗?我要为他一辈子守身如玉,也不会让你再碰一下;想害云王不是吗?我偏不让你如意,我不是告诉过你,丽水苑,他最喜欢玩後面了,前面不能交欢是吧,我後面还有洞,後面玩厌了,我上面还有这张嘴,它的本事,你最清楚了不是吗?”

请求出错,状态码:0内容: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