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短篇推荐

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 他说我下面水太多了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 他说我下面水太多了

  见得前方一人一骑疾驰而回。

  到得近前,马背上滚下一个骑士,混身是血,口中只道:“大事不好,九殿下被两个强人掠上山去了!”

  众人皆惊,待李全说明原委。

  程时照以拳击掌,口中骂道:“兀那蠢货,整日知道吃吃吃!这下可好,把自己给吃没了!”

  俞行知劝道:“殿下,此刻且不是责骂之时,先想法子搭救才是。若是耽搁了时候,九殿下恐有性命之危。”

  “怎生搭救?那山寺地势险恶,易守难攻。”程时照怒道,“此地最近的驻军是凤祥府,来回一趟快马加鞭,也须得三两日。便是将那程时琪切成片晒成人肉干,也尽够了。”

  在周晓晓的印象里,程时照是个喜怒不定,性格变态,做事浮躁的人。

  然而这一回她见识到了这位十九岁从军,屡立战功,少年封王的传奇将军的风采。

  燕王虽暴怒,但也迅速地冷静下来,果断地分派人手去四周打探,同时调拨亲信回凤翔求援助,又亲自率人潜行到山脚下探查形势。

  众人潜伏在山脚下的乱石怪草之后,昂头看那巍峨高山,只见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半山悬一古寺,剑阁峥嵘而崔嵬,一道天梯直通山寺,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①

  又见先前遣去四周的探子回报,这虎穴山上的千钟寺原是一经年古寺,年久失修,渐无人打理。

  不知何日却来了一个名叫孙天顾的大胖和尚,此人身高八尺,武艺高强,使得一手好禅杖,聚集了二三十个贼人,占了这山寺。面上装做礼佛的和尚,实则是伙剪径的强人。专做些杀人越货的,谋财害命的勾当。

  程时照暗暗叫苦,低声道:“这番真是棘手,此山地势险峻,易守难攻。上山仅一条小道,山脚和山腰却隐约有贼人设下明暗哨岗。即便我等强攻上去,如若那伙泼贼发起狠来,一刀割了老九项上人头,却是没解救之处。”

  周晓晓见无人说话,插了一句:“我有个主意。不知是否可行。”

  程时照道:“汝一个婆娘能有什么主意,姑且说来听听。”

  周晓晓看着俞行知:“老法子,找三四好手,假作女眷上山寺进香,伺机把九殿下赚出来。余人见机接应。”

  俞行知眼睛一亮,握住她的手道:“可行!只有一点,山上乃是龙潭虎穴,情境未明,我和表哥前去即可,你却不能去。”

  “我自然是要去,你伤势初愈,你才是不能去。”周晓晓反握他的手道,“不过算了,你我都别争了,我们同去便是。”

  程时照一头雾水,急道:“什么假做女眷,汝本就是女子。你是要谁扮作……”

  他看见周晓晓圆溜溜的眼睛盯着他直笑。

  “无稽!荒唐!汝竟敢叫孤王扮作妇人!”

  周晓晓看了一圈周围五大三粗的侍卫,将手一摊:“没办法,别人扮了也不像啊。”

  “此事绝无可能!”

  周晓晓摊手:“殿下千金之躯,自然不敢轻易涉险。既是如此,我和行知自去便是,殿下只管在山下策应。”

  “胡说八道,我岂有不敢去之理!”

  程时照感觉从没见过如此惹人厌恶的女人,她总是随随便便几句话就能轻易挑起自己的怒火,气得自己暴跳如雷。

  娟子在一旁听说,扑将上来:“娘子如何能去得那险恶之地,便是要去,也带娟子同去。”

  周晓晓这次大感吃惊:“休要胡闹,你一个小丫鬟掺和这等事做甚。”

  娟子紧紧抱住周晓晓不放:“从未曾有主子赴险,奴婢躲在后方安逸的道理。娘子若要去,须得带我同去,若有危险娟子便是死了也要挡在娘子前面。”

第22章

  话说程时琪喝了那下了蒙汗药的猴儿酒,被掠到山寺之中。

  不多时悠悠醒来,只觉自己和同行的侍卫背对背的被绑在大殿正中的柱子上。

  一个黑壮的大胖和尚,正坐在他面前的一把条凳上,霍霍地磨着一柄雪亮的解腕尖刀。

  那和尚生两只铜铃猎豹眼,一对扫帚朝天眉,满脸皆是横肉,眉心深悬金针,端得是一副凶神恶煞之相。瞧见程时照醒来,嘿嘿笑了一声,站起身来,口中道:“小的们,取器械来。”

  便有两个小喽啰,也做和尚打扮,端来两个铜盆,内均盛着半盆子清水,另有两捆细麻绳并两块遮口布。

  那胖和尚将那磨得蹭亮的尖刀在盆中一过水,拿布抹得干了,走上前来。

  想那程时照自小养尊处优,金尊玉贵的长到这么大。

  连京都都是头一次离开,哪里见过这等阵势。

  直吓得是两股战战。

  口中只是不住求饶:“佛爷发发慈悲,留得小人一命,小人家中颇有财资,具可差遣从人回家取来,献到佛爷面前。给佛爷重修庙宇,让菩萨再塑金身啊!”

  那胖和尚哈哈大笑,走上前来,用那污布堵住程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