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bl腐文

就是欠cao叫的这么大声 小sao货叫大声点456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就是欠cao叫的这么大声 小sao货叫大声点456曲着在他眼前跳舞,客厅的光晕尤其刺眼。

“电瓶车来了,先把哥哥搬到门口,救护车很快就到。”粟望一直等在门口,农场的电瓶车一到他立刻跑进来。

粟望帮着冯翌背起叶瞿,又匆忙拿了件毛毯追上去。他们要把叶瞿先送到农场门口,救护车会在那里等。

何皎皎吓傻了,叶瞿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病成这样!可是当她想去看看叶瞿的时候,却被冯翌大声吼开。

何母也吓得不清,几次询问何皎皎到底怎么了,她只是不停地摇头,叶瞿还在冯翌怀里,不知是昏过去了还是醒了,粟望忙前忙后,帮叶瞿盖上毯子保暖。

救护车已经到了农场门口,医护人员抬着担架下来,把叶瞿送上救护车。冯翌和粟望也跟了上去,何皎皎穿着高跟鞋追赶不上,只能眼看着救护车拉响警笛,呜呜远去。

“怎么回事?”何母气喘吁吁地追在身后,她穿着睡袍裹着披肩,在夜风中瑟瑟发抖,“叶瞿怎么了?”

“不知道。”何皎皎呆立在夜色中,她想起叶瞿下身高高的帐篷,突然想到那杯牛奶,又急匆匆坐上电瓶车,赶回别墅。

她一下车立刻冲进厨房,台面上热好的牛奶已经不在了。

“完了。”她自言自语道,“是那两片药,是我放在里面的那两片药。”她捂住嘴泪如雨下。

“你是说那两片药?”何母心疼地询问,何皎皎却不理不睬,兀自自责。

“宝贝儿,你先别哭。”何母年纪不小了,大晚上的闹这么一出也有些力不从心,她蹲下身搂住何皎皎劝道,“是妈妈不好,你先起来,不要生病了。”

何皎皎不知听进了哪句话,真的乖乖站了起来,跟何母往沙发走去。别墅的门在此时又被敲响,何母略带疑惑地打开大门,一个笑容可掬地中年男人站在门外。

“何夫人,何小姐,打扰了。”

……

粟望和冯翌跟着救护车驶往最近的医院,叶瞿被连上一堆仪器,血压直线下降,彻底昏了过去。

粟望坐在救护车的长椅上,身体跟着车子一路颠簸,从上车开始,医生就没有停止忙碌,冯翌配合着医生回答关于叶瞿之前的状况。

“他血压骤降。以前发生过这种事情吗?”医生一边给他检查一边问道。

“没有,他身体一直很好,没有低血压。”冯翌还算镇定,字句清晰,“粟望,叶瞿病倒之前发生了什么?”

粟望神经紧绷,他心里一刻也不停地想着,是他害了叶瞿。

他听见问话,茫然地抬头望向冯翌,冯翌焦急地又催促了一遍,他才如梦初醒一般,“哥哥,哥哥把我逼到墙角,他呼吸好热……”粟望一边说着一边哭起来,“牛奶,哥哥喝了牛奶!”

一定是小仙丹给的药出问题了,粟望绝望地想。

这个凡人虽然不是他亲哥哥,但这些日子对他的好他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如果因为这件事让他失了性命……粟望不敢再往下想。

“经过初步诊断,我们怀疑是枸橼酸西地那非*摄取过量引发的血压骤降,以及头痛和视觉混乱等症状。”医生一边记录,一边说道,“听这个小伙子的说法,应该就是那杯牛奶的问题了。”

一到医院,叶瞿立刻被送进抢救室。

那鲜红的“抢救中”刺痛着粟望的双眼,他身在仙界,从未见过生老病死,而叶瞿在他面前晕过去的时候他用尽了所有的勇气,才没有临阵脱逃。

“哥哥不会有事的对吗?”他好像在问,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冯翌一直不停地来回踱步,粟望非但不觉得烦,反而被他的动作安抚了。

“会好的,叶瞿一定会挺过来。”冯翌捏住粟望的肩膀,臂膀有力。

冯翌话音未落,急救室地门被推开,“谁是病人家属?”

“我!”

“我!”

两个声音从不同的方向发出,何皎皎踩着高跟鞋双眼通红,正从走廊的另一边急促赶来。

“病人血压骤降,极不稳定,这是病危通知书。你们和病人是什么关系?”护士的语调冷漠而平常,这样的事情已经见怪不怪。

“……我是他发小。”冯翌颤抖着发话,叶瞿几个小时前还好好的,怎么就病危了呢?

“我是他女朋友,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救他!”何皎皎乍到此处就听见这么劲爆的话,立刻又哭成了泪人。

“没领证的不行,有直系亲属在吗?”护士又问。

三人的目光同时集中到了粟望身上。

粟望本来站在比较远的地方,病危通知书,这样的字眼他第一次听到,这是什么意思?

医生冰冷的语调没有给他任何信息,但是冯翌几不可闻的颤抖他感受到了,能让他如此害怕的东西,一定很可怕,很可怕。<br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