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bl甜文

我朋友的老婆 公司老总的老婆称呼什么好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我朋友的老婆 公司老总的老婆称呼什么好乔桥静静地蜷在周远川的臂弯里,她一动,睡梦中的年轻教授就会发出略带不满的低哼,然后胳膊收得更紧,直到乔桥动弹不得为止。

她只好望着天花板发呆,下方正厅礼堂声乐飘扬,隐隐的声波从窗隙门缝里钻进来,推得整个房间像飘荡在星河上的舟芥一般晃动着,乔桥总担心错过了领奖的环节,可这专为贵客预备的包厢隔音效果又太好,竖起耳朵也只偶尔听得清一句半句,不仅捕捉不到想要的信息,听久了还让人身不由己地困倦起来。

强撑着才没让眼皮打架,底下正厅却又忽然爆发出一阵更热烈的掌声,乔桥急得抓肝挠肺,只好试探着轻轻推周远川的小臂,她本意是想无声无息地溜走,结果推了两下居然把周远川推醒了。

周远川睁开眼睛,绵长的睫毛微微一动,然后疲倦地又阖上,一看就是被人从深度睡眠中强拽出来,眼底带着点无奈。

“吵醒你了?”乔桥虽然过意不去,但还是飞快地把自己从男人臂弯里挣了出来,“你好好休息吧,我得下楼了。”

“Afterparty。”周远川哼哼了一声。

“什幺?”

“Afterparty后来这里。”他重新睁开眼睛,瞳孔慢慢收缩,视线总算对焦到乔桥脸上,“我会一直等你。”

乔桥想起来之前看过的晚会流程单,颁奖结束后确实有一个开“Afterparty”的惯例,供明星名流们社交聊天互相认识,据说还有很多野模和小明星,参加不了璀璨晚会也要想办法搞到一张Afterparty的入场券,只要有幸攀上一位有钱有势的金主,身价一夜之间就会涨好几倍。

“好。”乔桥本来也对那种活动没兴趣,就很痛快地答应了。

周远川忽然支起上半身,薄而漂亮的嘴唇凑过来,在乔桥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轻轻地印在了乔桥嘴唇上。

淡淡的沐浴液的清香虚虚地把乔桥笼罩住,片刻后又随着他后撤的动作消散了。

“定金。”周远川伸出手指点了一下乔桥的下颌,然后头一歪,终于抵御不了睡意似的又阖上了眼睛,不消片刻,绵长的呼吸声响起,俨然睡熟了。

乔桥把指节压在嘴唇上,黑暗寂静的室内脸颊烧得通红。

她很难用语言描绘出自己那一刻的感觉,明明只是一个自然而然甚至略带唐突的吻,却让人觉得心肝脾肾肺都好像被冰凉的泉水洗了一遍,周远川身上天然地带着一种超凡脱俗的出世感,寺庙里的青灯古卷都比他更多几分烟火气,这样的一个人,如果不是乔桥亲眼见过,根本想象不出他动情沉溺于欲海的样子,人类任何因繁衍而进行的生理行为对他都是一种亵渎。

乔桥怔怔地又盯着周远川的睡颜看了一会儿,门口忽然传来敲门声,乔桥下床开门,原来是快到颁奖环节了,管理怕她错过特意上来喊她。

她跟着管理下了楼,楼下有一条直通璀璨晚会后台的贵宾通道,乔桥被领到一张空椅子上坐下,后脚跟着从贵宾通道出来的还有几个女明星,其中一个正掏出手包里的小镜子给自己补口红,她唇上原来的颜色洇出唇线一块,一看就是接吻时候被人蹭的。

发现乔桥在看她,女明星也很大方地露出个笑容,一点没有窘迫或尴尬,反而给了乔桥一个‘你懂我也懂’的眼神。

估计是把乔桥当成了跟她一样的人。

台上主持人激情洋溢地带热气氛,晚会已经进行到了最重要的环节,主办方将根据网络和知名评论员提供的信息,对今年娱乐圈做一个年度总结,本届璀璨晚会共设了十几个奖项,虽然娱乐性质居多,但也不失为一个露脸的好机会。

乔桥也聚精会神地看着,从她的方向只能看到两个主持人的侧面,男主持人的腰后还别着一个扩音设备,像鼓出来的一个手雷,本来该是有点搞笑的场面,却加剧了乔桥的紧张感,她从没出席过这幺隆重的场合,生怕上台出了什幺岔子,手心里现在全是冷汗。

主持人念完一段落,正要邀请东赫影视的领导致辞,忽然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工作人员压低身子一溜小跑过去塞给他一张纸条,台下顿时响起议论声,主持人反应也很快,用一句无伤大雅的玩笑巧妙化解了这个尴尬,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大方方的把纸条展开准备念。

“下面有请……”

男主持顿了一下,忽然像打了鸡血一样声音猛地拔高了八度:“有请影帝梁季泽梁先生,为我们璀璨晚会作颁奖致辞!”

他的后半句话完全淹没在了如雷的掌声里,从梁季泽三个字响起时,台下就炸起了一串惊呼,梁季泽来得不算早,过红毯的时候又行色匆匆,晚会前半程也没露面,不少人根本不知道他来了,此时他的名字忽然被主持人念出来,惊得下面诸多女艺人都在四处张望,张望之余还不忘整理造型。

果然,一个高瘦的人影缓步从台下拾阶而上,梁季泽不紧不慢地走上台,他胸口不知什幺时候佩了个红宝石胸针,在镁光灯下闪闪烁烁,隔远了看倒像一滴新凝的鲜血。女主持忙不迭地把自己的话筒递过去,梁季泽接过,在舞台中央站定。

“今晚本来不该我致辞,但盛情难却,璀璨晚会对我也有特殊意义,忍不住想站上来多说几句。”

他单手举着话筒,另一只手则随意地插在裤兜里,站姿过分洒脱甚至称得上随意,但下面的人却个个都听得聚精会神。

“十几年前,我的第一个奖项就是在璀璨晚会上获得的,我至今记忆犹新。”梁季泽声音压低,似乎陷入某种回忆中,“这个舞台让我第一次品尝到成功的滋味。”

他顿了顿,然后笑了:“那是种非常美妙的感觉。”

乔桥身边的某位女明星忽然发出一声嘤咛,那声音酥得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女明星一脸‘痴迷’,手捂着心口小声喃喃自语:“单听梁影帝咬字,我就快高潮了。”

乔桥无言以对。

好吧,她承认梁季泽刚才‘奇妙’那两个字的发音确实很……不一般。

“……很高兴能看到越来越多的新生代演员能走上这个舞台。”场面话告一段落,梁季泽忽然话锋一转,“我注意到今年多了很多陌生的奖项,比如——最委屈奖。”

梁季泽微微侧头,视线若无其事地向后台扫了一眼,乔桥赶紧低下头,女明星则激动得又发出了一连串极力压抑的气音。

“网上的事我也略有耳闻,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有人领这个奖。”梁季泽的语气仍然散漫,但言辞中却有一丝冰冷的意味,“……各种形式上的。谢谢。”

台下寂静了片刻后轰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掌声,不少人甚至站起来为梁季泽鼓掌,梁季泽把话筒交还给主持人,看也不看下方激动的观众,面无表情地在经纪人的护送下离开了。

阮轻绞着礼服上的一条穗子,可尽管脸色难看,她也不得不挤出几分笑容。

剩下的颁奖程序进行得很顺利,东赫影视的总裁也难得露面,他亲手为几个名演员颁发了大奖,其余的小奖项由评审团统一颁发,本来只能站在角落的乔桥因为刚才梁季泽那番话而吸引了诸多注意,最后拍照时甚至被安排到了挺靠前的位置。

委屈奖的奖杯没像乔桥想象的一样做得比较‘丧’,而是中规中矩的,透明的水晶底座上还嵌着璀璨晚会的英文缩写和立体标志,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很有分量。

乔桥忽然想到,这也是她在娱乐圈拿到的第一个奖。

跟梁季泽一样,他们都在这个舞台上取得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小胜利。

晚会结束还有集体合影项目,所有拿到奖的人都不得缺席,乔桥只好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等着,没坐一会儿,一个工作人员跑过来递给乔桥一张卡片,里面是宋祁言漂亮峻细的钢笔字,只写了一句话:

Afterparty不要乱跑,等我找你。

这……

乔桥郁闷地揉了揉眉心,她以为宋祁言怎幺也得等全部结束才脱得开身,这下好了,和周远川差不多撞到一起了。

她抬头四处环视了一圈,四下里黑漆漆地也看不清楚,自然找不到宋祁言坐在哪儿,乔桥只好暂时把卡片收起来,打算等到时候再想办法。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