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BL同人

求饶 哭泣 柔软 贯穿 她的柔软包裹着他的巨大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求饶 哭泣 柔软 贯穿 她的柔软包裹着他的巨大觉得非常的愉快,因为她压制自己的力量已经压制的太久了,而面前这个人,和她现在拥有的这一副躯体一样的抗压性一样的爆发力,可以让她尽情的把自己的力量发泄出来而不用害怕去伤害到别人。

  他们两个人打了很久,在客厅里打不过瘾,两人干脆打开了厨房那边的后门到了小楼后面的那一片空地上。

  那里除了几棵去年秋天种上的杏花树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

  与一个和自己身体强度势均力敌、战斗经验也都非常丰富的人对战,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用两个字形容,那就是痛快。

  路家祖传的小擒拿术路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用过了,她父亲教导到她的东西,在这一场战斗中,都被她想了起来。

  身为一个光靠自己的身体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女战士来说,能够有这样的机会,让她把那些小小的技巧、有意思的腾挪都找回来,这真的是一场意外的收获,这样的意外让她非常非常满足。

  方来来也打得兴起,拳拳生风,脚下用力,越打越有那么几分现代军人的气势。

  这一场对战足足进行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结束。

  方来来躺在地上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路俏在这个时候悄悄作了个弊--她只是把自己的身体恢复原样,就可以脸不红气不喘的坐在方来来的身边了。

  看见她靠近,方来来的身体这次没有做出主动的避让动作。

  “你有七次打中我的要害部位可是你没有一次力量失控。你真的会有想要杀人的冲动吗?”

  路俏看的很清楚,虽然他们两个刚才打得十分之过瘾,但是事实上,这就是一场性质普通的比斗,没有任何的血腥成分在里面。

  原本气喘如牛的方来来愣了一下,他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说:“难道是因为,我的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胁,我才会变成杀人狂?”

  原本在低头摸着肚子想今天吃什么的路俏转过头来看着他:

  “你确定那一些人会让你感觉到生命的威胁?!”

  九个人,还带着枪,伏击加上狙击,都不过是让他的肩膀有了一条小口子,就这样,也会让他感觉到威胁吗?

  什么时候威胁竟然这样的不值钱了。

  “那难不成是因为我喝了自己的血?”方来来揉了揉自己的肩膀上的伤口,刚才跟路俏打的时候,他竟然完全忘了自己受伤了。

  路俏已经不想看他了,她扭头去看看那几棵成茁壮成长的杏花树,看啊看啊,看了好一会儿,她才长出了一口气慢悠悠地说:

  “难道,你每次牙龈出血的时候。都会变身吗?”

  喜欢脑洞大开就算了,开的这么不靠谱,可真是不像我啊。

  活动完了一把老骨头的路上将再次恢复了为自家熊孩子操心的模式。

  “既然找不着,那就继续找……先吃点东西,咱们一会儿接着打。”

  “不!”

  方来来哀嚎了一声,杀人狂什么的,碰上这么一个曾祖母会分分钟被虐成擦脚布的好么!

第110章 处女座

  “嘿,你这都睡到了第三天了,还不醒啊!”

  趁着路俏和方来来现在都不在房间里,公输全全摸到了二楼卿微的房间。

  房间的门没有锁,毕竟有两只兔子还要进进出出,只是虚掩着就够了。

  从房间门口磨到卿微的床前,公输全全用了三天的时间和几斤的瓜子。

  是的,瓜子,在身上各种放着瓜子的公输全全简直是用瓜子铺路,他的“诚意”终于打动了两只吃货兔子,让他能靠近正在沉睡的卿微而不会被兔子们踹出去。

  年轻的女人有一张清秀的脸,是那种宜室宜家小家碧玉的清秀,这样的长相和路俏的脸一样都具有强烈的欺骗性,路俏白瓷人儿一样精致的外表只让人低估她自己的实力,卿微这个女人的脸,更多的会让人完全想不到她到底有多么的“不近人情”,跟她接触的越久就越能够发现这个女人在人际关系上存在的问题,才会知道这个女人是多么的刻薄、刁钻和喜怒无常。

  在她的心里是没有灰暗地带的,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弱者不值得同情,强者也不值得羡慕。

  所以她对路俏可以带着某种怜惜的感情温柔地付出,对于蓝嘉可以怒其不争冷言冷语的讽刺。

  这样的卿微……

  想起自己曾经是为了找她才来了这里,公输全全只觉得自己的那些愚钝和稚嫩都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这个女人真的很坏很坏的,她手里掌握着“命运”,可以随随便便给人下死咒,仿佛对自己的力量毫无敬畏之心。

  和传说中的言咒师相比她只是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正常人,骨子里确实更加的不正常,言咒师本就是“不正常”的存在,她又是这种不正常的异数,只能是怪上加怪了。

  当初看言咒师资料的时候,公输全全在心里无数次地吐槽她们各种匪夷所思的行为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当前热门